<address id="77rnb"></address>

              <noframes id="77rnb"><form id="77rnb"><nobr id="77rnb"></nobr></form>

              <form id="77rnb"><span id="77rnb"><th id="77rnb"></th></span></form>
                <address id="77rnb"></address>

                  小受被瘋狂灌滿精肉宴#雙腿纏繞著男人的腰

                     t集團旗下的新一季香水代言,之前請的全是國際一線明星,走的完全是全球高端路線。而如果代言人換成林寧,檔次直接就被拉低了一大截。
                   
                      但林書記在場,憑書記的身份,慕少凌也不能直截了當的拒絕,他現在還不能直接得罪林文正。
                   
                      再說,就算勉強讓林寧接了這個代言也沒什么,頂多讓公司損失幾千萬。
                   
                      但是,他會將這些損失十倍百倍的從林文正身上撈回來。
                   
                      這個老狐貍想從自己身上拔毛,他盡可拔,回頭他會從這老狐貍身上剝一層皮!
                   
                      林文正拍拍女兒的手,轉頭對慕少凌說:“我林某只有寧寧這一個寶貝女兒,從來不會讓她受任何委屈,寧寧無論想做什么,我這個做父親的都會支持,少凌啊,如果寧寧能擔任你們t集團旗下公司那款香水的品牌代言人,你可要好好照顧她,不準欺負她。”
                   
                      “爸,慕總是正人君子,怎么可能會欺負我?”林寧說著。
                   
                      仿佛新一季的代言,她已經拿到手了一樣。
                   
                      林寧那股甜膩的聲音,讓慕少凌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現在他無比懷念自家小白那輕如溪水流淌般的干凈聲音
                   
                      但慕少凌仍按捺著自己的性子,客氣的說:“林小姐為我公司的產品代言,慕某感到十分的榮幸。”
                   
                      林文正爽朗的大笑:“好!這是你們年輕人自己的事兒,希望你們能好好相處。”
                   
                      慕少凌不動聲色的唇角輕勾,精明的眸子微閃,話題也隨即一轉:“對了,林書記,之前我公司提出的海城旅游項目的開發,這邊早就制定好了可行方案,如今還在等國土局和環保局的復批手續,不過這次的立項申請時間似乎有些長,是不是上面又有了新規定下來,所以審核才那么慢”
                   
                   第254章無論以后有怎樣的風雨,都有我
                   
                      聽到慕少凌的話,林書記放下手中的筷子。
                   
                      他喝的有些微醺的臉,對著慕少凌,繼而拍了拍他的肩:“少凌,這個你甭急,等我回去后讓下邊的人催他們一下,保準讓他們明天就將申請給你審批通過,記得,要好好照顧我女兒。”
                   
                      現在的林文正越看慕少凌越滿意,他覺得這個女婿不但相貌堂堂,通過跟他的交談,他很明白這個年輕人有著怎樣的精明和魄力。
                   
                      先前他對慕少凌的稱呼還是慕總,瞬間變成了少凌。
                   
                      在場的人精,哪個能不知道,林書記這是有意要給自家女兒和慕少凌牽線
                   
                      其他人對慕少凌投來羨慕又嫉妒的目光,這年輕人只是動了動嘴,就得到了海城旅游項目開發權,價值數百億的開發權就這樣花落t集團,真是讓人眼紅。
                   
                      但誰讓慕少凌有著一副得天獨厚的好皮囊,還有人家那靈活至極商業頭腦,他們這些人哪一個比的上?
                   
                      就算羨慕嫉妒也沒辦法。
                   
                      “恭喜慕總啊,有了這個項目,t集團的發展又要跨上一個新高度了。”其中一個禿頂的中年男人阿諛奉承著。
                   
                      “慕總是少有的商業奇才,年紀輕輕的便扛起這么大的集團,實在是令孫某自愧不如??!”另外一個西裝革履,大腹便便的男人也跟著恭維。
                   
                      慕少凌似笑非笑,直接舉起酒杯向林書記致敬:“多謝林書記抬愛,一定不負您所望,定會將海城開發最大利益化。”
                   
                      唯獨,沒有提照顧林寧的事情。
                   
                      他自然清楚今天這個宴,相當于鴻門宴。
                   

                   文學

                      但林文正居然想撮合林寧和自己,這倒讓慕少凌有些意外。
                   
                      畢竟,他和林寧沒有任何的交集,只是偶爾從自家旗下的娛樂公司那邊,聽說過她這個怎么捧都捧不紅的名字。
                   
                      他愛的人只有阮白一個,從始至終,他就對其他女人不感興趣,尤其是林寧這樣裝模作樣的女人。
                   
                      混跡商場多年,慕少凌早就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一眼便能看出林寧那雙故作端莊的眼睛里,透露出來的野心。
                   
                      這樣的女人,他向來避猶不及,怎可能會傻的往自己身邊攬?
                   
                      林寧卻不知曉慕少凌的心思,現在的她開心極了。
                   
                      盯著慕少凌,林寧眼睛里面瀲滟的嬌媚波光,幾乎都要溢出來了。
                   
                      得到慕少凌的首肯,那她拿到t集團旗下公司香水代言的概率,幾乎是百分百了。
                   
                      雖然她知道,慕少凌這是看在自己父親的面子上才答應的,但那又如何,只要多了跟他相處的機會,她就不信魅力十足的自己拿不下他!
                   
                      深夜。
                   
                      兩個寶寶被阮白哄睡下了,她安靜的蜷縮在客廳的沙發里,腿上擺放著一本書。
                   
                      暈黃的燈光,照著阮白那張柔美的臉,看起來很沉靜。
                   
                      而書本上的故事,讓她思緒發空。
                   
                      這本書是一個關于愛與欲、救贖與原罪的故事,男主和女主是一對同父異母的親兄妹。
                   
                      故事一開始,女主人公邦妮就說:“itsnotalovestory。butitsastoryaboutlove。”
                   
                      男主路易斯和女主邦妮兩個人愛的深情,深愛對方至死,但最后他們還是沒能抵擋住輿論的攻擊,還有道德的譴責,一對苦命鴛鴦被迫分開。
                   
                      最后,路易斯端著一杯有毒的咖啡,他靜靜的站在邦妮的面前,深情而傷痛的對她說:“邦妮,我愛你,不管你是好的,壞的,你是誰,我就是愛你。”
                   
                      明知道那是穿腸破肚的毒藥,可他還是毫不猶豫的一飲而盡。
                   
                      這個故事,讓阮白情緒低落。
                   
                      原罪啊,是人類愛與欲的起源。
                   
                      愛是生物的本能,可亂倫的愛,則是罪欲。
                   
                      如果她和慕少凌是同母異父的兄妹,會遭天譴嗎?
                   
                      唯一慶幸的是,兩個孩子健健康康,聰明伶俐,這大抵也是她心理上唯一的安慰了。
                   
                      張婭莉的話不能信。
                   
                      但她跟張婭莉并非母女的鑒定一定也要做。做了,心里才踏實。
                   
                      不記得誰曾說過,愛上一個人,仿佛生了一場病,怎么會,輕易,到了要去世這程度?
                   
                      如果真的離開了慕少凌,她想,她不僅僅是生病,她甚至會覺得,她的人生都會陷入無盡的絕望。
                   
                      想著想著,她便被擁入一堵熟悉溫暖的懷抱。
                   
                      慕少凌褪去一身的沉穩冷漠,眸子里溢滿了憐惜和柔情:“都是做媽媽的人了,怎么還是這樣多愁善感?”
                   
                      慕少凌最害怕阮白哭了。
                   
                      雖然她流淚的時候,很楚楚動人,讓人不由得想起拜倫那首詩:
                   
                      我看過她哭,一滴明亮的淚,
                   
                      涌上她黑色的眼珠,
                   
                      那時候,我心想,這豈不就是,
                   
                      一朵紫羅蘭上垂著的露。
                   
                      而阮白的眼淚,就真的像露水落在紫羅蘭傷,玉軟花嬌,楚楚動人,但美則美矣,慕少凌更喜歡看到阮白微笑的樣子,他一直覺得阮白的笑容,是被天使吻過的美麗花瓣。
                   
                      阮白這才抑制住了眼淚,凝視慕少凌的臉。
                   
                      他一身的酒氣,筆挺精貴的襯衣也有些皺巴巴的,顯然深夜才歸,一頭清爽的短發遮掩住飽滿的前額,看起來一身的風塵仆仆。
                   
                      但他那張棱角分明的臉上雖然疲憊,卻布滿了柔情,輕輕的哄著她。
                   
                      阮白只覺得很暖。
                   
                      她為他解開了領帶,踮起腳尖,隨即抱緊了他的脖子,輕聲呢喃道:“我只是很害怕,害怕我們現在平靜的生活會被打破,害怕我們會被迫分開,害怕我們的孩子會因為我們在一起而遭受非議,害怕一切未知”
                   
                      慕少凌抓起她冰涼的小手,包裹在自己大掌里輕輕暖著,低頭親了親她的鬢角:“傻瓜,有我在呢,無論以后有怎樣的風雨,都有我擋在你們母子面前,你只要安心的帶好這兩個孩子,將他們缺失的母愛彌補回來,其他的事交給我。”
                   
                      阮白定定的望著眼前的男人,小手和他的大掌交握。
                   
                      雪一樣的柔荑和古銅色的大掌交織,顏色分明,力道分明,卻又意外的和諧。
                   
                      男人的手很暖,和他的笑容一樣,和煦清徐,讓她的世界也變得溫暖了
                   
                   第255章惹得慕少凌,心癢難耐
                   
                      阮白此刻只覺得,心的一角,被稱之為幸福的東西逐漸填滿。
                   
                      慕少凌將她樓的好緊。
                   
                      她能清晰的聽到,男人沉穩有力的心房,噗通噗通的跳動聲,和自己的心臟跳躍著同樣的節拍。
                   
                      慕少凌輕柔的吻上阮白的唇。
                   
                      他的小白,雖然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了,但依然一副很青澀誘人的模樣,渾身上下都沁透著一股香甜的味道,惹得他心癢難耐。
                   
                      “唔少少凌”阮白被男人逗弄的,幾乎癱軟成一團,但理智回籠,她不禁推拒著慕少凌,不讓他行為太過分:“這里是客廳,這里不行你累了一天了,先去浴室沖個澡”
                   
                      忙碌了一整天,疲累的阮白和兩個寶寶,直接住在了普通兩室一廳的阮家。
                   
                      姑且不說這客廳剛辦完爸爸的喪事,不適合做親密運動,就說睡在另外一個房間的姑姑,也有可能會隨時醒來,這
                   
                      要是被撞到了,那不是一般的尷尬
                   
                      慕少凌自然也知道這里不適宜和阮白親熱,他重重的親了她嬌軟的唇瓣一口,凝視著這個自己深愛的女人,那白嫩的幾乎能掐出水來肌膚,仿佛玉生的煙一樣。
                   
                      尤其,經過他一番熱烈的激吻,阮白那張白皙的小臉染上一層緋霧。
                   
                      她那雙仿佛泉水般清澈的眼睛,也跳躍著淡淡情動的火花,貝齒輕輕咬著下唇,他的女人,又純又欲,不是一般的誘人!
                   
                      強忍著身體火熱的悸動,慕少凌摸了下她滑嫩的小臉,邪邪的調侃她:“自家男人勞累了一整天,難道小白就不心疼?陪我一起去洗鴛鴦浴,嗯?”
                   
                      阮白臉更紅了。
                   
                      “慕少凌,別鬧了好不好”
                   
                      心知阮白害羞的個性,慕少凌也沒有再捉弄她,何況自己也真的累了一天,便再次親了親她,然后直接走到浴室里,脫下西裝,優雅的解開襯衫扣子,露出那肌理分明的結實肌膚。
                   
                      那媲美世界頂級模特的好身材,絕對足以令任何女人瘋狂
                   
                      臨近午夜,慕少凌洗漱完畢,腳步放緩的走到臥室。
                   
                      暖黃的燈光下,他看到阮白和兩個孩子交頸而臥的美好畫面。
                   
                      母子三人那頗有幾分相似的面孔,還有恬靜的睡容,讓他覺得溫暖異常。
                   
                      這一刻,他只覺得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慕少凌輕輕的上了床,情不自禁的將阮白和一對兒女圈于臂中,這一刻,所有的欲念都消失了,他甚至這才發現,原來世界上還有另外一種比欲望更讓人幸福的東西,叫做——家的溫暖。
                   
                      慕少凌一靠近自己,向來淺眠的阮白,便感覺到一團熱火接近了。
                   
                      頓時,她從淺夢中醒了過來。
                   
                      看到男人赤裸著上半身,瞧著他那精壯有力的身軀,阮白只覺得一陣口干舌燥。
                   
                      她下意識的往兩個孩子那邊靠了一下,輕咳一聲:“你洗完了?洗完就早點休息吧,明天還要上班。”
                   
                      慕少凌瞧著阮白的小動作,不動聲色的再次將她摟緊,那雙漆黑的眸子,仿佛萬年無波的靜池,有粼粼波光閃過,須臾又歸于平靜。
                   
                      一如既往的神秘、沉穩,卻能讓人深陷而不可自拔。
                   
                      阮白看慕少凌只是盯著自己,卻不說話,那熾熱的目光里飽含的欲望,讓她心里有些發毛。
                   
                      她不是未經人事的小姑娘,深深的知道,這男人要是禽/獸起來,簡直不是人。
                   
                      現在兩個孩子在身邊,她不可能讓他在這里亂來,小心翼翼的吞咽了下口水,只能再次開口提醒道:“夜深了,睡吧”
                   
                      “嗯。”慕少凌磁性低沉的嗓音,淡淡的應了一聲。
                   
                      男人的發絲似乎還在往下滴水,看起來實在是清涼又性感。
                   
                      慕少凌溫熱的大掌在阮白的秀發上撫過,觸感極好,仿佛在撫摸一匹最上等的綢緞:“預計下個月7號,是起訴李慧珍母女案開庭的日子,你想怎么做?”
                   
                      慕少凌對那喪盡天良的母女,沒有一點好感,以往那種人其實他覺得多看一眼,都臟污了自己的眼睛。雖然他很想直接將那對母女給弄死,但最后的決定權還是在阮白身上,他尊重她的意見。
                   
                      這個時候提到李慧珍母女,阮白反而平靜了,只說:“她們害死了我父親,理應付出應有的代價。”
                   
                      “好,無論你怎樣做,我都會支持你的決定。不過,在處理這個案件前,我會先把張行安這個障礙給解決了。阮白,我要給你一個名分,做我名副其實的妻子,湛湛和軟軟名正言順的媽媽。”慕少凌抱著阮白,像對她許諾般的說道。
                   
                      阮白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體香,像是桂花初綻時清香的味道。
                   
                      那干凈的味道一直吸引著他的感官,讓他蠢蠢欲動。
                   
                      阮白澄亮的眼睛看著他,心里騰起一股類似暖流的感覺。
                   
                      但隨即,阮白想到了張婭莉的話,自言自語似的說:“以前***說,我們兩個是同母異父的兄妹,我們兩個若強行在一起,就是違背常倫和道德,我們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我想你還不知道,***媽的確是我父親的前妻,他們的確在一起過”
                   
                      聞言,慕少凌的眉宇皺起。
                   
                      之前母親瞞著自己去找阮白,慕少凌從二人斷斷續續的交談中便聽出了一些不對勁,他說要查,結果因過于忙碌而暫時擱淺。
                   
                      但精明的他,早已推測出了前因后果。
                   
                      他摸著阮白的小臉,細密的吻落在她的額頭上:“我媽的話你也相信?傻瓜,你想想,倘若我們真的是親兄妹,怎么可能會生出一對聰明伶俐又健康活潑的寶寶?小白,其他事情你不用管,只要跟著你的心走就好,這件事情我會調查清楚。”
                   
                      “可是”
                   
                      阮白還想說什么,慕少凌火熱的手指,挑起她小巧的下巴,一個霸氣的吻便狠狠的落了下來:“你的話似乎太多了,我不介意做個睡前運動。”
                   
                      慕少凌一把將阮白給壓到身下。
                   
                      男人力道大的,幾乎要將阮白的骨頭碾碎,他似乎要將她給揉到自己身體里才甘心,身下的那物也是熱如鐵,抵著阮白最柔軟的地方蓄勢待發!
                   
                      阮白嚇壞了,整個人縮的跟小貓一樣,輕軟的嗓音說:“不現在不行,孩子還在睡”
                   
                      “沒關系,他們睡的比較實。”欲望沖頭的慕大少,直接要撕掉阮白的睡衣。
                   
                      正在男人準備攻城略地的時候,一道清脆稚嫩的嗓音,突然響起:“爸爸,你壓在媽媽身上干什么呀?”
                   
                   第256章爸爸,你為什么在媽媽身上?
                   
                      這一道突如其來的童音,差點沒把慕少凌給嚇交槍了。
                   
                      湛湛和軟軟不知道什么時候醒的,兩個小家伙此時正睜著兩雙滴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望著爸爸媽媽。
                   
                      慕少凌氣急敗壞的從阮白身上翻下來,扯過一旁的絲被,蓋在兩人身上。
                   
                      阮白更是一臉的窘迫。
                   
                      恨不得立刻找個地縫鉆進去。
                   
                      慕少凌那張俊臉,因被兩個小崽子打斷了好事,而布滿欲求不滿的怒氣,但看到他們那不明世事的小臉,還有疑惑的眼神,饒是他再多的怒氣,也沒法發泄出來。
                   
                      “爸爸,你為什么騎在媽媽身上?”
                   
                      軟軟說完,萌呆呆的盯著恨不得用被子蒙住臉的媽媽,有些不明所以。
                   
                      而湛湛則瞪著爸爸,漂亮的眼睛仔細的觀察著。
                   
                      當他看到媽媽滿臉通紅,就連眼睛也紅紅的時候
                   
                      他胖嘟嘟的小手指著爸爸,叫嚷道:“爸爸,你那么重,還壓在媽媽身上,是不是在欺負媽媽?”
                   
                      他剛剛似乎聽到了媽媽隱忍的叫聲,一醒過來,他就看到爸爸壓在媽媽身上。
                   
                      實在是太過分了!
                   
                      媽媽那么溫柔,身子又弱,爸爸那么強壯,就不怕把媽媽給壓壞了嗎?
                   
                      慕少凌此刻覺得莫名尷尬。
                   
                      以前就算打雷,他們也睡的很香甜,今天他好不容易想和小白親熱一次,卻被兩個孩子給“抓奸在床”,實在是
                   
                      阮白尷尬的對著兩個孩子,她有些心虛:“爸爸沒有欺負媽媽,剛才媽媽突然覺得有些冷,所以爸爸把自己當被子,覆在媽媽身上你們乖,早點睡,明天還要去幼兒園。”
                   
                      湛湛和軟軟爬起來,拉著阮白左右仔細的檢查了一遍,發現她身上的確沒有什么“傷痕”,兩個寶寶揮舞著小拳頭警告了爸爸一番,警告他不要欺負媽媽,然后才在阮白輕柔的誘哄下,再次陷入沉沉的夢鄉
                   
                      慕少凌有些哭笑不得。
                   
                      現在阮白在兩個孩子心中的地位,已經完全超越了他。
                   
                      不過,他非但沒有覺得嫉妒,反而十分高興,這間接的說明了阮白對兩個孩子的重要性,同時也說明,她這個媽媽已經完全的虜獲了湛湛和軟軟的心。
                   
                      “過來”
                   
                      看到兩個孩子睡去,慕少凌想要再次將阮白摟入懷。
                   
                      但不料,慕少凌還沒有碰到阮白的衣角,一向溫柔的小白兔居然一腳踢到了他的。
                   
                      一時沒防備的慕少凌被她踢個正著,疼的倒抽一口氣。
                   
                      而阮白那雙眼睛,此刻對他充滿了嫌棄:“一個月內,不要碰我了”
                   
                      阮白轉過身,摟著兩個孩子閉上了眼睛。
                   
                      慕少凌望著阮白的背影,想到自己真有可能一個月不能碰她,就有種將要發狂的感覺。
                   
                      品嘗過阮白的甜美可人,過慣了這種隨時開葷的奢侈日子,那種苦行僧的寡淡生活,他怎么可能再過一遍?
                   
                      慕少凌暗暗決定,改日一定要另外給兩個孩子辟個房間,而那個房間必須得離自己和阮白的臥室遠遠的!
                   
                      城市另一邊。
                   
                      夜色深沉,霓虹閃爍,舞池內掀起陣陣頹靡的熱浪。
                   
                      曖昧的燈光下,男女張揚四射的熱舞,陌生身體的摩擦,帶來陣陣戰栗。
                   
                      喝的醉醺醺的張行安浪跡在舞池里,肆意接受著主動貼上來的女人們,跟她們調情,完全一副花花公子的模樣。
                   
                      看哪,他張行安的女人緣多好,不用追,她們就主動倒貼過來。
                   
                      這里的女人不但又嬌又媚,還特聽話,最主要的是她們都愛他。
                   
                      阮白那個女人算什么東西?!
                   
                      除了臉蛋清純一點,她還有什么?
                   
                      且不說她性格極差,還一點都不會討男人歡心,就說她還跟自己的表弟生了兩個孩子,那樣的二手女人,連給他提鞋都不配,他張行安為什么要死抓著她不放?
                   
                      從舞池里退出來,張行安左擁右抱著兩個性感的女人,在吧臺那邊坐下。
                   
                      酒保見狀,迅速的為他們調好了雞尾酒,殷勤的遞到了張行安的面前:“老板,您的酒”
                   
                      略有醉意的張行安,捏了捏坐在自己腿上的那個妖嬈美女的臉,又掐了掐右胳膊摟著的卷發美人,一臉的玩世不恭:“告訴我,你們喜歡我嗎?”
                   
                      “當然,行安哥哥比我長得還漂亮,就憑您這張臉,我也會拜倒在您的西褲下??!”妖嬈美人咯咯的笑,對著張行安。
                   
                      “行安哥對女人一向出手闊綽,這里的哪個女人不喜歡您???我們都愛死您了!”另外那個美女也不甘示弱,重重的一口親在張行安臉上。
                   
                      張行安放浪形骸的笑,正想要更進一步之時,突然,不遠處一陣噼里啪啦的酒瓶碎裂聲,還有女人的尖叫聲傳到他的耳廓。
                   
                      眼睛一瞇,他便看到幾個地痞流氓正欺負一個穿白色緊身衣,及臀超短裙的美人。
                   
                      這令張行安本就不好的心情更加糟糕,那雙向來嬉笑的桃花眼,瞬間沾染上黑暗和狠辣
                   
                      誰***的居然敢在他張行安的場子里鬧事?簡直吃了雄心豹子膽了!
                   
                      他揚了揚手,周圍的安保們立即閃了出來,本來這樣的小事兒不用他處理,但今天心情陰郁的他,走了過去,他現在急需找些事,來發泄憤懣的情緒!
                   
                      只一會兒的功夫,那一群不成氣候的小混混們,便嚇得落荒而逃。
                   
                      實在是暴怒中的張行安太嚇人,打起人來簡直不怕負責任。
                   
                      那些鬧事的小混混們全都見了血,他還不罷休,一副要把人全都給弄死的架勢!
                   
                      現場一片狼藉,里面的客人也嚇得四處逃散,唯有被救的女子依然面容清冷。
                   
                      女子大概二十五六歲的模樣,身材高挑,雖然她面色看起來有些蒼白,但那通身冷傲的氣質卻依然逼人。
                   
                      張行安手上還流著鮮血,愣愣的盯著這個看起來有些面熟的冷艷女人,她?
                   
                      很熟悉。
                   
                      究竟哪里見過?
                   
                      醉醺醺的腦袋閃過一道白光,張行安突然飽含深意的笑了,原來是她。
                   
                      李文啟那個曾經愛的死去活來的前女友
                   
                      蘇璇
                   
                   第257章如果是你,你甘心?
                   
                      幽暗迷離的燈光,搖曳的猩紅酒液,張行安坐在吧臺,受傷的手臂上纏著白色繃帶。
                   
                      濃黑的睫毛,擋住了男人陰沉的眸,斂去了過分暴戾的氣息。
                   
                      “多謝張先生出手相助,以后有什么需要的,隨時聯系。”坐在他對面的女人,面容白皙,把一張名片,遞到了張行安手里。
                   
                      張行安抬手接過。
                   
                      京豪律師事務所高級律師,蘇璇。
                   
                      陳年舊事,被一一挖起。
                   
                      曾經的張行安,跟他們就讀同一所大學。
                   
                      當時的蘇璇和李文啟是政法系一對很出名的學霸情侶。
                   
                      大學四年,他們對周圍單身的同學撒了一地狗糧。
                   
                      只是不知為何,畢業后他們突然分手,向來高調的蘇璇出國后便杳無音訊,而李文啟則借酒消愁了一陣子,后來才慢慢的平復傷痛,回歸正常的生活和工作。
                   
                      “原來是蘇律師,很巧,我這邊正有一件棘手的案子。我對我妻子,向來是掏心掏肺,但我那不知好歹的妻子為了一個野男人,竟然跟我鬧離婚,但我不想離。我想請蘇律師做我的聘任律師,幫我打這個難搞的官司,薪酬,隨便你開。”張行安開口道。
                   
                      “張先生應該知道,這世上最強求不來的,便是感情,你這樣的條件,多少女人趨之若鶩,何必為了一個不愛自己的女人費心神?”蘇璇淡淡說道。
                   
                      張行安說:“蘇小姐也是有過愛情的人,應該比我更清楚愛一個人的感覺。這就像你在櫥窗里看到一塊鮮美的蛋糕,你看到它的第一眼就想將它吞吃入腹??墒堑陠T卻告訴你,這個蛋糕是獨一無二的并且已經被出售了,制作蛋糕的師傅也離世了,再也沒辦法制作出同樣美味的蛋糕。你很郁悶,無數次在腦海中想象它的味道。直到有一天,你看到別人在吃著那你渴求不得的蛋糕,如果是你,你甘心?”
                   
                      蘇璇笑了,她吸了一口女士香煙,吐出煙圈,動作是優雅的:“張先生說笑了,鮮美可口的蛋糕,也并非只有一塊,只要你想,什么樣的蛋糕你吃不到?”
                   
                      張行安瞥了蘇璇一眼:“蘇小姐可知,我妻子請的律師是誰?他可是如今風頭獨一無二的大律師,李文啟”
                   
                      如今的李文啟是律師界響當當的金牌。
                   
                      他代理過多起社會影響較大的民事案件,某知名上市公司總裁夫妻股權糾紛,南城首例億萬富翁離婚訴訟、天價子女撫養費爭議、巨額房產繼承連環訴訟等經典案例。
                   
                      在他的手中,從來沒有敗訴。
                   
                      果然,聽到李文啟的名字,蘇璇的眼中劃過譏諷,但隨即便又恢復了冷靜。
                   
                      “好,這個案子,我接了。”蘇璇說。
                   
                      女人白皙的手指有節奏的敲擊著桌面,蘇璇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李文啟,曾經你對我蘇璇的不公,如今我要向你討回來了!
                   
                      張行安清淺的笑了,宛若一頭狡猾的狐貍。
                   
                      阮白,你想離婚是嗎?
                   
                      沒門!
                   
                      清晨。
                   
                      吃過早飯以后,慕少凌去公司,董子俊要送兩個孩子去幼兒園,奈何兩個小家伙非要阮白親自去送。
                   
                      實在接收不住兩個寶貝的軟磨硬泡,阮白只好親自去送他們上課。
                   
                      兩個寶貝讀的是一所條件很好的幼兒園,中英法三語教學,十分重視孩子的全能發展。
                   
                      這所幼兒園室內外占地面積極廣,泳池、戲水池依次排列,菜園、百鳥樂園一眼望不到盡頭,而木工區、戶外游樂區也應有盡有。
                   
                      孩子們的膳食也是合理搭配,有專業兒童營養師搭配。
                   
                      幼兒園的門口,豪車盡現這并不稀奇。
                   
                      如果在門口呆的久,還有可能看到哪個明星親自開車來送自己的小孩子上學。
                   
                      今天這個早晨,一幕不太好的場景,讓阮白看到后,心里跟著也不太好受。
                   
                      一個胖乎乎的小男孩,拉扯著爺爺的衣服,不停的哭:“我不要上學,爺爺,我要回家”
                   
                      那個爺爺很尷尬的看著自己的孫子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嘴里哄著他,不停的說:“幼兒園多好啊,有很多小朋友跟你一起玩”

                  相關文章

                  五月激激激综合网色播

                          <address id="77rnb"></address>

                              <noframes id="77rnb"><form id="77rnb"><nobr id="77rnb"></nobr></form>

                              <form id="77rnb"><span id="77rnb"><th id="77rnb"></th></span></form>
                                <address id="77rnb"></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