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77rnb"></address>

              <noframes id="77rnb"><form id="77rnb"><nobr id="77rnb"></nobr></form>

              <form id="77rnb"><span id="77rnb"><th id="77rnb"></th></span></form>
                <address id="77rnb"></address>

                  探進肚兜握住白軟的一團#一覺醒來,我結婚了

                     沈婉道:“沒事兒,這硯臺先給你,你取了銀子送我家去便成,至于地址,等一下我再告訴你。”
                   
                      這里人這么多,若是她告訴他將軍府的地址,這些人便知道她是誰了?
                   
                      云清揚覺得這沈夫人對他,也太好說話了些,難不成,她真的看上自己了?
                   
                      于是,沈婉便將硯臺交給了云清揚,云清揚也掏出了一千兩銀票給了她。
                   
                      然后,沈婉便進了染墨齋買筆墨紙硯,其他人也都散了,只有云清揚和肖謹之還站在門口等著。
                   
                      “肖謹之,你為何還不走?”云清揚看著肖謹之問道,好奇他為何還不走。
                   
                      肖謹之回道:“我等沈夫人?”
                   
                      “你與她很熟嗎?”難不成那沈夫人是他家的親戚?她們方才便站在一處。
                   
                      肖謹之搖了搖頭道:“并不熟,方才才認識的。”
                   
                      不熟?
                   
                      “那你等她作甚?”
                   
                      肖謹之道:“我有些話想要問她。”
                   
                      他很是混亂,想要問個清楚。
                   
                      云清揚又問:“問什么?”
                   
                      “問……”肖謹之剛吐出一個字來,又閉上了嘴,他猶豫了一下,向云清揚挪了兩步,小聲沖他道:“云兄我說出來你可能不信,那沈夫人連那上聯的字都認不全。”
                   
                      “怎么可能?”云清揚不但不信,還覺得十分荒誕,字都認不全的人,怎么會對出那般精妙的下聯來。
                   
                      肖謹之露出一副,我就知道你不會信的模樣。
                   
                      “我也覺得不可能,可是事實便是如此,那上聯還是我幫她念的呢!我等她,便是想找她問個清楚。她既有個叫王什么叫獸的老師,又為何會認不全字兒?”
                   
                      云清揚擰眉看著肖謹之,看他這樣子,并不像是在說謊。若他沒有說謊,那這一切也太荒妙了吧!
                   
                      一個字兒都認不全的人,竟然對出了,他都對不出的對子,他都有點兒想自掛東南枝了。
                   
                  ===第116章 鎮北將軍府的?===
                   
                  第116章 鎮北將軍府的?
                   
                      沈婉買了三套筆墨紙硯,又買了一本千字文,和幾本書,總共花了二十兩銀子。
                   
                      秋菊桑手里抱著書和筆墨紙硯,跟在沈婉身后,邊走邊小聲嘀咕道:“難怪這世人都說讀書人金貴,這一套最普通的筆墨紙硯便要五兩銀子,這讀書人能不金貴嗎?”
                   
                      她聽說這筆墨紙硯這么貴,本想讓夫人只買兩套,不用給她買的。她自己弄個沙盤,拿竹棍在上頭畫便成??墒欠蛉苏f,既然要學,便要正兒八經的好好學,她也不缺銀子,硬是買了三套筆墨紙硯。
                   
                      沈婉手里拿著兩串糖葫蘆走出了染墨齋,她一踏出染墨齋的大門,便看見了站在門口的肖謹之和云清揚。
                   
                      “小哥兒你怎么還不走?”沈婉挑了挑眉,看著肖謹之問道。
                   
                      肖謹之道:“沈夫人我有話想問你。”
                   
                      “問吧!”沈婉也大概猜到了他要問什么!
                   
                      肖謹之開口問道:“你既然是有老師的,為何又會連字的認不全?”
                   
                      哎!圓謊真的好累,沈婉在心里嘆了一口氣,在腦子里組織了一下語言,看著肖謹之道:“我壓根就沒老師,就跟我那養子學了幾日,識得了幾個字。”
                   

                   文學

                      “沒有老師?”肖謹只驚呼出聲,“那王云舒叫獸不是你的老師,又是何人?”
                   
                      云清揚覺得,眼前在這婦人一定是在講聊齋。
                   
                      沈婉道:“壓根就沒這個人,是我編出來的。不信,你們可以問我家秋菊。”
                   
                      被點了名的秋菊,點了點頭道:“我家夫人的確是沒有老師,就跟我家小少爺學了幾日罷了。”
                   
                      不過,她也不知道,她家夫人為何要編這么個人出來。
                   
                      “你為何要編個老師出來?”肖謹之不解。
                   
                      沈婉笑了笑道:“我這不是怕打擊你們這些讀書人嗎?若是你們都知道,我一個才識得幾個字的人,便對出了,你們這些飽讀詩書的人都對不出來的對子,這……”
                   
                      沈婉點到為止,沒有再繼續往下說。
                   
                      這得多丟人??!肖謹之和云清揚在心里,把沈婉未說出的話補上了。
                   
                      云清揚忍不住問道:“夫人不過才識得幾個字,又是如何想到這般精妙的下聯的呢?”
                   
                      沈婉抬頭看了看天,嘆了一口氣,厚臉皮的的道:“可能,我就是傳說中的天才吧!反正聽完上聯后,那下聯就那么從我的腦子里蹦了出來。”
                   
                      她這樣說話,應該不會遭雷劈吧!她又抬起頭,看了看萬里無云的藍天。
                   
                      肖謹只和云清揚的眼角不由抽了抽,他們還從未見過自己說自己是天的人。不過,她不過才識得幾個字,便對出了他們都對不出的下聯,若不是因為她是天才,那又是因為什么呢?
                   
                      “對了,沈夫人你是不是該告訴清揚你的住址了?”云清揚看著沈婉問道。
                   
                      沈婉看了還沒走的肖謹之一眼,小小的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開口回道:“鎮北將軍府。”
                   
                      鎮北將軍府?肖謹之和云清揚都楞了一下,隨即又對視了一眼。
                   
                      鎮北將軍府?還姓沈?難不成,眼前這位,便是前陣子鬧得沸沸揚揚的鎮北將軍宋恒的夫人,沈婉!
                   
                  ===第117章 傳言當真信不得===
                   
                  第117章 傳言當真信不得
                   
                      這肖謹之和云清揚,都不是什么八卦之人。但是去前段時間,這鎮北將軍府的事兒,整個皇城的人都在議論,連皇上都驚動了,所以他們也略有耳聞。
                   
                      他們聽人說,這鎮北將軍的夫人,是個無知又貌丑的村婦。不但不善交際,不與人來往,還十分小氣,更是個容不得人的妒婦。她死活,不讓那為救宋將軍而死的林副將的女兒進門,還害得那林小姐差點兒出家了,后來還是皇上給賜了婚。宋將軍和那林小姐成婚當晚,她想不開跳水自殺了。她的舉動,直接打了皇上的臉不說,還差點兒把宋將軍變成了為了娶平妻,逼死發妻的人。也差點兒將皇上變成,為給臣子賜婚,差點兒逼死臣子糟糠之人。
                   
                      可是,眼前這婦人與傳聞中的宋夫人并不相符,她不但不丑,還生的有些姿色。眼中有光亮,整個人瞧著落落大方,氣質出眾,一點都不像,不善交際的小氣之人,也不像什么無知村婦,更不像什么深閨妒婦。
                   
                      見他們如此,沈婉便知,他二人對她也是有所耳聞的。
                   
                      她看著云清揚道:“剩下的銀票,你派個人送將軍府就行。到了就讓守門的人通傳一聲,我讓人到門口拿便是。”
                   
                      “哦……好!”云清揚忙點了點頭。
                   
                      “那我就先走了。”說完,她沖云清揚和肖謹之笑了笑,便帶著秋菊離開了。
                   
                      肖謹之呆呆的看著沈婉主仆二人的背影,道:“云兄,這傳言還當真是信不得??!”
                   
                      比起傳言,他更相信自己親眼所見,這宋夫人絕對不是傳言中的那種人。
                   
                      云清揚贊同的點了點頭道:“確實,所以絕不能因為傳言,便在妄加評論。”
                   
                      沈婉和秋菊匆匆忙忙的回了將軍府,她們之所以會這般匆忙,是因為快到飯點兒了,她們得給沈翎做飯。
                   
                      二人推門進了秋實院兒,院子里靜悄悄的,一點兒聲兒都沒有。
                   
                      沈婉大聲喊道:“翎兒快出來,娘給你買了糖葫蘆。”
                   
                      然而,沒有人回應她,也不見沈翎從房中出來。
                   
                      “咦……這孩子是不在嗎?”
                   
                      秋菊將筆墨紙硯和書都放進了偏廳里,從偏廳里走出來,看著站在院子里的沈婉道:“莫不是出去玩兒去了?”
                   
                      沈婉微微皺了皺眉,這孩子鮮少出去玩兒的。不過,或許今日這孩子一個人在院子里待得太無聊,太悶了,便去園子里走走了。
                   
                      她沖秋菊道:“那你先準備午飯吧!快到飯點兒了,他應該一會兒便回來了。”
                   
                      “好,”秋菊挽起了袖子去了廚房。
                   
                      沈婉看了看手上的兩根糖葫蘆,然后朝沈翎的房間走去,想將這糖葫蘆放到房里,給他一個驚喜。
                   
                      可是,當她推開房門時,卻聞到了一股血腥味兒。她大驚失色,忙走進了房間。
                   
                      只見,翎兒正面無血色的躺在榻上,他的嘴角有血跡,踏腳凳上不但有血,還有嘔吐物。
                   
                      “翎兒,”她將手中的糖葫蘆一扔,忙跑了過去,坐在榻上輕拍翎兒的臉。
                   
                      還有溫度,還有呼吸,很顯然他還活著。
                   
                      楚翎覺得自己快死了,他很冷,四周一片黑暗,看不到一絲光亮。
                   
                  ===第118章 廢材紈绔===
                   
                  第118章 廢材紈绔
                   
                      忽然,他聽到有人在焦急的喚他翎兒,有人在用手輕輕的拍著他的臉,那聲音好熟悉,那手好溫暖。
                   
                      他抬起了沉重的眼皮,他看到了光亮,也看到了他娘那張著急擔憂的臉。
                   
                      “娘,我好痛……好痛……”
                   
                      沈婉的心都被揪了起來,忙柔聲問道:“你哪里痛,快告訴娘。”
                   
                      難道這孩子是病了?是了,定然是病了,這孩子從昨天起便有些不對勁兒,她太疏忽大意了,竟然沒有引起重視,沈婉非常自責。
                   
                      “肚……肚……”楚翎話還未說完,便頭一歪,徹底的昏死了過去。
                   
                      沈婉嚇得瞪大了眼睛,用微微顫抖的手指,探了探他的鼻息,感受到他有些虛弱的呼吸,她那提起來的心才落了地。
                   
                      “秋菊,秋菊。”
                   
                      正在廚房淘米的秋菊,聽見沈婉的叫聲,忙甩了甩手上的水,跑出了廚房。
                   
                      “夫人你在哪兒?”秋菊站在院子里喊道,壓根兒不知道夫人是在何處喚她。不過,聽夫人的聲音,好像很著急的樣子。
                   
                      “我在翎兒房中。”
                   
                      秋菊忙跑進了楚翎的房間,看到房內的境況,她驚的用手捂住了嘴。
                   
                      “我的天??!”
                   
                      這、這是怎么回事兒?莫不是有歹人進了秋實院兒,將翎兒給害了?
                   
                      “夫、夫人,這是怎么回、回事兒?翎……”秋菊話都說不利索了。
                   
                      沈婉忙道:“翎兒病了,你快去濟世堂請齊神醫過來,最好坐馬車去。”
                   
                      “好、好,奴婢這就去。”秋菊連連點頭,圍裙都沒解便跑出了秋實院兒。
                   
                      因為翎兒昏死過去時,好像是在說他的肚子痛,沈婉便解開了他的衣服。
                   
                      “嘶……”看見翎兒腹部的狀況,沈婉直接倒抽了一口氣,隨即一股怒氣便沖上了腦門兒。
                   
                      翎兒白嫩的肚皮上,一片青紫,這樣的青紫,很顯然是被人打的。
                   
                      “這到底是誰干的?”沈婉氣紅了眼,咬著后槽牙說道。
                   
                      他昨日才開始不對勁兒的,那這傷一定是昨日被人打的。到底是那個殺千刀的,竟然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將翎兒打成了這樣?
                   
                      昨日,她一直都在,翎兒也未曾出去過,那殺千刀的,到底是什么時候打的?翎兒還吐了血,怕是被傷到內臟了。
                   
                      育才書院。
                   
                      正單手托著下巴,昏昏欲睡的宋子凌,忽然連著打了兩個很響的噴嚏。
                   
                      “啊切,啊切……”
                   
                      正搖頭晃腦講著詩的先生,聽見這響亮的噴嚏聲,不由皺起了眉,轉過身板著臉,看著發出聲響的人。
                   
                      嘖,又是宋子凌。
                   
                      宋子凌睡意全無,揉了揉有些發癢的鼻子,用正常的音量,自言自語道:“是誰在罵小爺?”
                   
                      他奶奶說了,這一想二罵三生病,他打了兩個噴嚏,定然是有人在罵他。
                   
                      聽見他說的話,學生們發出一陣轟笑:“哈哈哈……”
                   
                      先生的臉,頓時便變得比鍋底還要黑上幾分,他用手中的戒尺,大力的敲了幾下課桌。
                   
                      “啪啪啪……”
                   
                      見先生生氣了,那些學生便停止了轟笑,安靜了下來。
                   
                      先生惱怒的看著吊兒郎當的宋子凌道:“宋子凌你給我出去站著。”
                   
                      宋子凌慢悠悠的站了起來,揚著下巴道:“出去便出去,我還不想聽你這個老東西講課呢!”
                   
                      聽到這看東西講課,他便想睡覺。
                   
                      “你……”先生被他氣得說不出話來,臉漲得通紅。
                   
                      此子不但頑劣,更不知尊師重道為何物?
                   
                      宋子凌大搖大擺的出了教室,也不在教室外頭站著,而是直接去了食堂吃飯。
                   
                      先生咬著牙道:“頑劣不堪,品行不端,難成大器。”
                   
                      那鎮北大將軍倒是個人物,可他這兒子,注定是個難成大器的紈绔。
                   
                      先生看著一眾學生道:“你們切莫與這宋子凌來往,像他這樣的人,注定是個廢材紈绔,與他來往,只會近墨者黑。”
                   
                      一眾學生,異口同聲回道:“學生記住了。”
                   
                  ===第119章 有意為難===
                   
                  第119章 有意為難
                   
                      秋菊一路狂奔著去了馬房,一路上瞧見她的人,都在想,是不是這秋實院兒出了什么事兒?
                   
                      秋菊跑到了馬房,見管馬和馬車的車夫李二正在喂馬,便忙上前道:“李二哥,麻煩你將馬車套上,我要用馬車。”
                   
                      “你要用馬車?”李二給馬槽里添著草料,斜了秋菊一眼。
                   
                      她是個什么東西也配用馬車?
                   
                      秋菊著急得很,點著頭好聲好氣的道:“小少爺病了,夫人命我要去請大夫,麻煩你套上馬車,送我去濟世堂。”
                   
                      嘖,還要讓他送呢!這都要吃飯了,他才不樂意去送呢!還有那小少爺,算哪門子小少爺?不過就是個死了爹娘的野孩子罷了。
                   
                      他直接道:“不行。”
                   
                      不行?秋菊楞了一下。
                   
                      “為何不行?”小少爺病了,她要去請大夫,用個馬車怎么就不行了?
                   
                      李二用鼻孔看著秋菊道:“你怕是不知道,咱們府里出了新規矩,這府里的人要用馬車都得經過小夫人同意才成。”
                   
                      這規矩是有的,但是卻是針對府里亂用馬車的下人的。只要是各院兒主子吩咐了,這下人才可以用馬車,不能在主子都不知道的情況下,用府里的馬車。
                   
                      秋菊有些生氣的看著李二,府里何時出了這樣的規矩?她壓根連聽都沒聽說過。這李二,怕是有意為難。
                   
                      想著翎兒的病,她深吸了一口氣,好生好氣的沖他道:“情況緊急,麻煩你先套上馬車送我去請大夫,回來后,我自會去與小夫說。”
                   
                      李二搖著頭道:“不行,小夫人同意了我才能套車。”
                   
                      “你……”秋菊氣得捏緊了拳頭,她咬著后槽牙,瞪著李二道:“老夫人要用馬車,也要經過小夫人同意嗎?”
                   
                      李二將手背在身后道:“老夫人自然是不用的。”
                   
                      秋菊冷笑道:“呵,老夫人要用馬車便不用小夫人同意,我們夫人讓我坐馬車去請大夫,便要小夫人同意。怎么著?踩我們秋實院兒是吧?”
                   
                      她現在很憤怒,很生氣,恨不能將這該死的李二打一頓。這見高踩低的狗奴才,也太欺負人了。
                   
                      李二背著手,斜了秋菊一眼沒有說話。
                   
                      “大夫人如今你也不放在眼里了是嗎?”秋菊咬著牙問。
                   
                      李二抖著腿,笑了笑道:“我可沒說。”
                   
                      這大夫人以前那般欺負小夫人,他便替小夫人不平。如今小夫人當了家,他為何還要將大夫人放在眼里?放眼整個將軍府,又有幾個人是把這大夫人放在眼里的呢!就連大小姐和二少爺都沒將她放在眼里。
                   
                      而且,這小夫人表面裝著不計前嫌,這心里怕是還記恨著大夫人不讓她進門的事兒呢!他為難了秋實院兒的人,小夫人知道了,說不定還會給他加腿呢!
                   
                      “這馬車你今日套是不套?”秋菊怒問。
                   
                      李二道:“我還是那句話,小夫人同意了,我便套車送姑娘你去。”
                   
                      “雖然如今這將軍府當家的是小夫人,但是大夫人也是這府里的正經主子。你一個奴才,主子的話,你皆得聽。你見高踩低,如此為難我們秋實院兒,就不怕大夫人饒不了你嗎?”秋菊的眼睛都氣紅了。
                   
                      李二有些心虛的咽了咽口水,他隨即一想,就大夫人那泥捏的性子,又能將他如何?于是他又變得有恃無恐起來。
                   
                      “我按規矩辦事兒,有什么好怕的?”
                   
                      “你這個……”
                   
                      秋菊剛想破口大罵,背后卻想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這是怎么了?”喬木牽著自己的馬兒走進了馬房,他還在外頭便聽見了秋菊憤怒的聲音。
                   
                      秋菊轉過身,看見喬木,忽然鼻子一算,眼眶一熱,便委屈的哭了起來。
                   
                      “喬大哥,小少爺病了,都吐血了。夫人讓我坐馬車去請大夫,可這李二有意為難,不給套馬車,非要小夫人同意才行。”秋菊一邊說一邊擦著眼淚。
                   
                      聽完秋菊所言,又見她哭得梨花帶雨,一股無名火便從他身體里冒了出來,直沖腦門兒。
                   
                      他一個眼刀掃了過去,冷冷的瞪著李二。
                   
                      厲聲質問道:“大夫人院兒里要用車,何須小夫人同意?你這狗奴才,推三阻四如此為難,若是耽誤了小少爺的病情,你又有幾條命賠?”
                   
                      這些狗奴才當真是越來越過分了,人命關天的事兒,他們竟然都敢為難。
                   
                      “我、我沒……”李二有些慌了,吞吞吐吐的為自己辯解道:“我、我也是按規矩辦事兒而已。”
                   
                      這喬木的眼神可真是嚇人的很,在這府中,最惹不得的,便是這些跟著將軍上過戰場殺過人的府兵們。他們背后的人可是將軍,能使喚處置他們的也只有將軍。
                   
                      “呵,規矩,等將軍回來了,讓將軍好好給你講講規矩吧!”喬木說完,也沒再看那李二,直接給自己的馬兒,套上了馬車。
                   
                      他套好馬車后,看著秋菊柔聲道:“別哭了,上車,我送你去請大夫。”
                   
                      秋菊感激的點了點頭,麻利的爬上了馬車。
                   
                  ===第120章 齊神醫救命===
                   
                  第120章 齊神醫救命
                   
                      喬木駕著馬車,馬不停蹄的送秋菊到了濟世堂。因為已經到了飯點兒,所以這濟世堂之中并沒有病人或者買藥的人。
                   
                      空青難得得閑,靠在柜臺上單手托著下巴,看著大街上來來往往的行人。
                   
                      忽然,一輛紅木馬車,停在了門外。一個身穿藕色衣裳的女子,飛快的從馬車上跳了下來,直沖進了濟世堂。
                   
                      “空青小兄弟,”秋菊跑進濟世堂后,快速的掃視了一下整個藥鋪,很快便看到了站在柜臺內的空青。她沖了過去,手趴在柜臺上,看著空青上氣不接下氣的道:“齊神醫呢?我家小少爺病了,要請他老人家出診。”
                   
                      空青見她這般著急,便猜測她家下少爺定然是病得不輕,可是眼下東家出診去了,一時半會兒還回不來呢!
                   
                      “我家神醫不在,去景城出診去了,要兩日后才能歸來,秋菊姐姐你還是快去請別的大夫吧!”
                   
                      秋菊急得跺了跺腳,“這可如何是好?翎兒等著神醫救命呢!”
                   
                      “怎么了?”喬木走進了藥鋪,看著急得直跺腳的秋菊問道。
                   
                      秋菊急得不行的看著喬木道:“齊神醫不在。”
                   
                      喬木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你別著急,齊神醫不在,咱們便去請別的大夫。”
                   
                      這皇城之中,又不是只有齊神醫一個大夫能治病。
                   
                      秋菊點了點頭,轉身便跟喬木急匆匆的往外走。
                   
                      剛走到門口,二人便與帶這個草帽,背著個背簍,背簍里裝著藥草的齊衍撞了個正著。
                   
                      “小齊神醫!”秋菊看著他后,十分激動的抓住了他的袖子。
                   
                      “秋菊姑娘?”齊衍皺起了眉。這姑娘是咋了,瞧見他咋還激動成這樣了呢?
                   
                      秋菊忙道:“小齊神醫,我家小少爺病得很重,請你快隨我去將軍府,救救我家小少爺。”
                   
                      喬木看著秋菊抓著齊衍袖子的手,微微皺了皺眉頭。他們看起來,好像很熟的樣子。這小齊神醫也不是一般人,與秋菊是八竿子都打不著的人,他們又怎么會這么熟呢?
                   
                      齊衍正色道:“好,你先松開我,我放了背簍,拿了藥箱便隨你去。”
                   
                      她這樣抓著他,他沒辦法放下背簍,更沒有辦法去拿藥箱。
                   
                      “哦……”秋菊這才意識到自己失態了,面上一紅,忙松開了齊衍的袖子。
                   
                      齊衍將背簍放在了墻角,又把頭上的草帽摘了下來。
                   
                      空青連忙拿出了藥箱,將藥箱遞給了齊衍。
                   
                      而后,齊衍便背著藥箱,跟著秋菊一同上了馬車,坐著馬車往鎮北將軍府的方向而去。
                   
                      空青看著遠去的馬車,自言自語道:“沒想到,那沈夫人竟然還是將軍府的人呢!”
                   
                      等等,沈,將軍府?
                   
                      “難不成那沈夫人,是鎮北將大將軍的夫人沈氏?”媽呀!他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兒,而且,這事兒他還不能宣揚出去。
                   
                      沒想到,這救了慕容世子的人,竟然是前段時間鬧得沸沸揚揚的,東宸國第一大妒婦沈氏。
                   
                      不過一刻鐘,馬車便停在了將軍府的門口。
                   
                      馬車停下后,沈婉便先跳下了車,帶著齊衍進將軍府。
                   
                      剛走到門口,府兵便伸出手攔著了二人的去路,看著齊衍沖秋菊問道:“這是何人?”
                   
                      這府兵也并非針對誰,有外人進府,他們只是按規矩詢問罷了。
                   
                      喬木走上了臺階,回道:“這是濟世堂的大夫,來給小少爺看病的。”
                   
                      那兩個府兵一聽,便忙收回了自己的手,退到了一邊。
                   
                      秋菊便著齊衍進了將軍府,喬木吩咐門口的府兵,將馬車拉到后院兒去后,便也跟了上去。
                   
                  ===第121章 外室生的?===
                   
                  第121章 外室生的?
                   
                      沈婉等了許久,都不見秋菊帶著大夫回來,這心中不免有些著急。在秋菊去請大夫期間,她燒了熱水,給翎兒擦了嘴角的血跡,也給他擦了擦臉和手,還將地上的血跡和嘔吐物都清理干凈了。
                   
                      “這秋菊怎么還不回來?莫不是路上出了意外?”沈婉站了起來,手里拿著毛巾走到門口望了望。
                   
                      “就是這兒了。”
                   
                      忽然,院門兒外響起了秋菊的聲音,沒過一會兒,她便見秋菊帶著一個青衫男子,走進了院子里。
                   
                      沈婉定睛一看,來的不是齊神醫而是齊衍。
                   
                      齊衍隨秋菊踏進了院子,用眼睛掃視了這院子一下。這么小,這般簡單樸實的院子,可不像是一個將軍夫人住的。不過,他卻是喜歡的,因為越是簡單,便越是溫暖舒心。
                   
                      接著,他便看到了站在一個房間門口的沈婉。她穿著素衣,脂粉未施,頭發也只是簡單的綰了個單螺,插了一支玉簪。與上次相見,她又白了許多,也年輕了許多,整個人瞧著既清麗又溫婉。
                   
                      “宋夫人。”他笑著沖沈婉拱了拱手。
                   
                      這時喬木也進了院子,朝沈婉拱了拱手,喚了一聲:“大夫人。”
                   
                      沈婉點了點頭,看著齊衍道:“齊大夫快進來吧!我兒已經昏迷多時了。”
                   
                      齊衍也未磨蹭,背著藥箱進了屋。
                   
                      進屋后,他又轉過身,看著秋菊道:“我餓了,麻煩姑娘給準備些飯菜,我看完病后要吃的。”
                   
                      他今日一大早便去了山上采藥,本想著采完藥,便回家吃午飯??蓜偟郊?,便被她們給請來了。他這肚子,早已經開始唱空城計了。
                   
                      準備飯菜?秋菊看向了沈婉。
                   
                      沈婉道:“去準備吧!”
                   
                      秋菊點了點頭,直接去了廚房準備午飯,喬木則進了楚翎的房間。
                   
                      齊衍將藥箱放在了桌上,走到榻便,一看榻上的人,便側頭看著沈婉問道:“這不是你上次,從慕容德那龜孫子腳下,救下來的小乞丐嗎?怎么成了你兒子了?難不成是你家將軍在外面養的人生的?”
                   
                      這大戶人家不就興養什么外室么?生了孩子為了給孩子一個好出身,便抱回來給正室養著。
                   
                      “我家將軍并沒有外室。”喬木忙為自家將軍正名。若不是林副將臨終托孤,小夫人又非要嫁給將軍,將軍連小夫人都是不會娶的。
                   
                      不過,這孩子不是軍中將士的遺孤嗎?怎么又成了被大夫人救過的小乞丐了?而且,還是從安定候府的大公子腳下救下來的。等等,慕容德,小乞丐?
                   
                      喬木震驚的瞪大了眼睛,側過頭看著沈婉,他好像發現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兒。
                   
                      前些日子,那安定侯府的大公子慕容德,在街上毆打一個不小心撞了他的一個小乞丐。一年輕婦人不畏強權出手相救,還為幫那小乞丐討公道與慕容德針鋒相對。那慕容德狂妄成性,說出大逆不道之言,那婦人竟直指他有謀逆之心,未將圣上放在眼里。雖然那事兒因為慕容世子出面得善了,但是卻在皇城之中傳開了。
                   
                      而且,慕容德大逆不道之言,還傳到了皇上耳朵里。慕容德也受到了懲罰,被打了板子扔進了大牢。慕容德能得此懲罰,無人不拍手稱快。將軍聽聞后說那婦人是女中丈夫,連男子都不及她,還說想要認識認識她呢!

                  相關文章

                  五月激激激综合网色播

                          <address id="77rnb"></address>

                              <noframes id="77rnb"><form id="77rnb"><nobr id="77rnb"></nobr></form>

                              <form id="77rnb"><span id="77rnb"><th id="77rnb"></th></span></form>
                                <address id="77rnb"></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