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77rnb"></address>

              <noframes id="77rnb"><form id="77rnb"><nobr id="77rnb"></nobr></form>

              <form id="77rnb"><span id="77rnb"><th id="77rnb"></th></span></form>
                <address id="77rnb"></address>

                  你的棒棒真的好大#被揭穿的甜美秘密

                     如今看來,將軍想要認識的女中丈夫,怕就是這大夫人了。大夫人和善溫婉,性子軟綿,真沒想到她竟然會做這樣的事兒,還讓那慕容德栽了個大跟頭。
                   
                      沈婉沖齊衍解釋道:“這孩子被我收養了。”
                   
                      真不知道他哪里來的這么大的腦洞,竟然會以為這孩子是宋恒的外室生的。
                   
                      聞言,齊衍笑了笑道:“宋夫人還真是個善人。”
                   
                      能被她收養,也算這孩子的造化。就算只是個養子,也比在大街上當乞丐強。
                   
                  ===第122章 并無性命之憂===
                   
                  第122章 并無性命之憂
                   
                      齊衍座在榻沿上,先是翻起了楚翎的眼皮瞧了瞧,然后又將他的小手從被子中拿出,給他號脈。
                   
                      他眉毛一挑,道:“這孩子怕不是生了病吧!”
                   
                      沈婉佩服的看了齊衍一眼,心想,這古代的神醫還真不是蓋的,不過號個脈,便知翎兒并不是生了病。
                   
                      “是受了傷了,還吐了血。”
                   
                      “傷在何處?”齊衍問。
                   
                      喬木覺覺得有些奇怪,這小少爺一直都待在府中,好端端的,又怎么會受傷呢?而且還吐血了,這傷得可不輕??!
                   
                      沈婉回道:“腹部。”
                   
                      聞言,齊衍掀開被子,解開了楚翎的衣裳。待看到他腹部那一片青紫后,便直接皺起了眉頭。
                   
                      “是誰這般心狠?竟然對一個孩子,下如此重手。”
                   
                      這傷一瞧便是新的,若要推算時間的話,應該是昨日傷的。也就是說,這孩子是在將軍府被人打傷的。
                   
                      喬木伸長脖子瞧了瞧,看到那青紫,也皺起了眉頭。下手如此重,這到底是何人所為?
                   
                      雖然小少爺養在大夫人院兒里,但是大夫人和秋菊是絕對不會打他的。所以,這便是將軍府的其他人所為了。雖然這府中有些下人,并未將小少爺這個養子,當做主子對待,但是卻也不敢打他的。畢竟,將軍府的人都知道,這小少爺是將士遺孤,老夫人和將軍都很是看重。
                   
                      沈婉看了一眼,緊閉著雙眼,在榻上躺著的翎兒道:“我也不知,若不是今日回來發現,他躺在榻上吐了血,還昏死了過去,我都不知他被人打了。”
                   
                      這孩子被人打了卻還忍著不說,若不是被所打的人威脅,便是那人在將軍府的身份不一般。
                   
                      那打人者是誰?也只有等翎兒醒來問他了。無論那人是誰?這事兒都不能輕易了結。
                   
                      齊衍給楚翎仔細的檢查了一番,抬起頭看著沈婉道:“這孩子腹部受了重創,傷到了胃,所以才會吐血。雖然不會危及性命,但是傷得卻也是不輕的,估計要在榻上躺著養上半個月了。”
                   
                      他說著起身走到桌前,打開自己的藥箱,從里面拿出了一個褐色的瓷瓶。從里頭倒出了兩粒藥丸,然后又走到榻前,用手捏著楚翎的下顎,將藥直接塞進了他的嘴里。隨即又將他的下顎一抬,將他的嘴合上了。那兩粒藥丸,便從他的喉嚨里滑了下去。
                   
                      “吃了這個藥,不出半日他便會醒來。這些日子,他的飲食也要注意些,最好吃些清淡的流食。”齊衍看著沈婉囑咐道。
                   
                      沈婉點著頭道:“好,我記下來。”
                   
                      還好翎兒并無大礙,否則她都不知道該如好了?
                   

                   文學

                      接著,齊衍便坐在凳子上,提筆寫起了藥方來。
                   
                      “有人來了。”喬木的耳朵動了動。他聽見了腳步聲,而且來的人,似乎還不少呢!
                   
                      沈婉看了喬木一眼,皺了皺眉,大概也猜到了來的人是誰?秋菊都帶著大夫進府了,自然會有人去給林晴雪稟報了。
                   
                      沒過一會兒,這院子里便響起了劉氏的聲音。
                   
                      “子凌娘,翎兒那孩子到底怎么了?”
                   
                      正在灶間燒火做飯的秋菊,聽見了劉氏的聲音,便忙將火弄小了些,用圍裙擦了擦手,走出了廚房。
                   
                  ===第123章 很會抓重點===
                   
                  第123章 很會抓重點
                   
                      秋菊方走出廚房,便瞧見劉氏被林晴雪扶著走進了院子,她二人身后,還跟了兩個丫鬟和一個嬤嬤。
                   
                      “老夫人,小夫人。”秋菊連忙上前,給二人行了禮。
                   
                      劉氏一臉急色,看著秋菊問道:“翎兒那孩子在何處?”
                   
                      這子凌娘到底是如何照顧孩子的,竟然讓好好的孩子病了,若是傳了出去,旁人怕是要說,她們宋家對收養的將士遺孤不盡心呢!
                   
                      她一聽說,那孩子病了,還找了大夫上門,她飯都沒吃好,便忙跟著晴雪一同過來了。
                   
                      秋菊指了指道:“在房里呢!大夫正在醫治呢!”
                   
                      劉氏看了一眼開著的房門,便搖了搖頭,忙走了過去。方走到門口,便見沈婉迎了出來。
                   
                      “娘,”沈婉看著劉氏,淡淡的喚了一聲。
                   
                      劉氏一瞧見她,便沉下了臉,當場便質問道:“你是如何照顧孩子的?這不冷不熱的天,你竟還讓這孩子病著了?早曉得你如此不盡心,不能將翎兒照顧好,當初便不該讓你養著。”
                   
                      沈婉楞了一下,沒想到這劉氏一上來,便是劈頭蓋臉的一通責問。
                   
                      “擋在門口作甚?還不快讓開,讓我看看孩子。”劉氏看著站在門口不動的兒媳說道,臉上寫滿了不悅。
                   
                      沈婉沒有說話,后退了兩步,側身讓劉氏和林晴雪等人進了屋。
                   
                      “見過老夫人,小夫人。”喬木沖劉氏和林晴雪行了禮。
                   
                      劉氏看著喬木,微微皺了皺眉道:“你在這里作甚?”
                   
                      喬木回道:“喬木方才送秋菊姑娘去請了大夫,因為擔心小少爺病情,便跟過來瞧瞧。”
                   
                      聞言,劉氏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么。她移動了一下視線,便看到了坐在桌前寫著方子的齊衍。見他,見自己進屋了,也未曾起身行禮問好,劉氏便皺了皺眉頭,認為他這個年輕人太不知禮了。
                   
                      “這便是你請來的大夫?”劉氏指著齊衍,看著沈婉問道,臉上很明顯的寫著不滿。
                   
                      林晴雪一進門就看到了齊衍,見他穿著樸素普通,便猜測這定是,沈婉為了省銀子,隨便從街上請了個小大夫了。不過,這小大夫模樣倒是生得很是不錯,比她家夫君還要強上幾分呢!
                   
                      有問題嗎?
                   
                      沈婉點了點頭道:“正是。”
                   
                      劉氏板著臉訓斥道:“這樣年輕的大夫,能有什么醫術?”
                   
                      聞言,一直沒有說話,專心的在寫著藥方的齊衍抬起了頭。他長這么大,還是頭一回被人質疑醫術。
                   
                      得知這將軍府的老夫人要來,他本是想給她行個禮,問個好的??墒?,還未見她進門,便聽見她對著沈婉便是一陣問責,他頓時便對這老太太沒了好感,也不想給她行禮問好,打算擺起自己高冷的神醫架子。
                   
                      林晴雪側頭看著劉氏道:“娘,我聽聞,這皇城中有個齊神醫,他和他兒子小齊神醫的醫術都極好。不如,兒媳這就派人去請了他們其中一個過來。”
                   
                      聞言,齊衍便道:“別白費功夫,你請不來的。”
                   
                      他爹出診了,他也在這兒了,她又怎么會請得來。
                   
                      “為何?”林晴雪皺起了眉,他們堂堂將軍府,還請不動這齊神醫嗎?
                   
                      齊衍嘲諷道:“既然是神醫,豈是你們想請便能請得來的?”
                   
                      他和他爹一般都是不輕易出診的,若不是看在沈婉的面子上,他今日也不會出這一趟診。
                   
                      劉氏道:“難不成,我們鎮北將軍府還請不動他?”
                   
                      鎮北將軍府?很了不起嗎?齊衍的嘴角勾起了一個嘲諷的幅度。若是他和他爹不想看病的人,就算是皇親貴胄都請不動。想看病,便抬濟世堂去。
                   
                      喬木怕自己老夫人,沒見過世面,仗著勢,說出些對齊神醫無禮的話來,便道:“老夫人,齊神醫不在皇城,這位是小齊神醫。”
                   
                      聞言劉氏和林晴雪皆是一驚,面上露出了些尷尬的之色。
                   
                      劉氏尤為尷尬,她沒想到,這個被自己嫌棄沒有醫術的年輕人,便是那小齊神醫。
                   
                      “你怎么不告訴我?”劉氏有些惱怒的看著兒媳問道。
                   
                      她不告訴自己這年輕人是那小神醫,是想看自己出丑嗎?
                   
                      沈婉有些無辜的聳聳了肩道:“兒媳是想說的,可你們一直在說話,兒媳也插不上嘴。”
                   
                      好吧!其實她就是不爽,想看老太太被打臉。
                   
                      林晴雪看著宋恒道:“原來你便是齊小神醫,你方才不是說,這神醫不是我們想請便來請來的嗎?那你又怎么來了呢?”這不是自打嘴巴嗎?
                   
                      不知為何?齊衍一看著林晴雪,便覺得有些反感。雖然,她長得挺好看,瞧著也挺溫柔嫻淑的,但他還是對她有些反感。
                   
                      所以他很不客氣的道:“自然是因為請我的不是你們,而是宋夫人,若不是看在宋夫人的面子上,我自不會出診的。”
                   
                      林晴雪自然知道他說的宋夫人是誰,她在二人身上,來回看了看,眼笑問道:“小齊神醫你與姐姐是和關系?竟然會看在她的面子上出診?”
                   
                      她此話一出,瞬間便顯得沈婉與齊衍的關系不一般起來。
                   
                      劉氏黑了臉,擰眉看著沈婉,她一個深宅婦人,怎么會與一個外男相熟?她如今連本分都不知了嗎?
                   
                      齊衍微瞇著眼睛,冷笑著看著林晴雪道:“你倒是很會抓重點。”
                   
                  ===第124章 令人寒心===
                   
                  第124章 令人寒心
                   
                      林晴雪自然聽出了齊衍這話里的嘲諷之意,卻故作不知,一臉不解的看著齊衍道:“小齊神醫這話是何意?”
                   
                      齊衍笑了笑,頗為同情的看了沈婉一眼,這個宋小夫人可不像外面傳的那樣,溫柔善良,柔弱可憐,她可不是個省油的燈。
                   
                      感受到齊衍同情的目光,沈婉不由在心里翻了翻白眼。在他心里,她在這將軍府過的日子,應該是委屈可憐得很了吧!
                   
                      秋菊狠狠瞪了林晴雪的后腦勺一眼,這個小夫人,如此問,不是在隱射夫人和小齊神醫的關系不一般了嗎?若是旁人亂想誤會了,壞的,可是她們家夫人的名聲。
                   
                      “夸你呢!”齊衍道:“這宋夫人曾出手救過我家表妹,她是我齊家的恩人,她的面子自然是要比你們大些。”
                   
                      因為他的話,讓這鎮國將軍府的人對沈婉起了誤會,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所以他自然是得解決了才行的。
                   
                      表妹?秋菊和沈婉的眼角都不由抽了抽,他是在說慕容離嗎?
                   
                      若那慕容世子,知道他被齊衍說成是他的表妹,會做何感想?
                   
                      原來是這樣,劉氏的臉色緩和了些。
                   
                      林晴雪用余光瞟了沈婉一眼,暗想,這村婦還真是好運氣,竟然還救過這小齊神醫的表妹。能成為神醫家的恩人,這可是件極好的事兒。
                   
                      “那小齊神醫,翎兒到底得了什么???”劉氏雖然依舊不喜歡這個目中無人的小神醫,但是這語氣卻好了不少。
                   
                      畢竟,她那兒子是做將軍的,要上陣殺敵,經常受傷。所以,最好還是不要得罪,這些個做神醫的。
                   
                      齊衍也沒多想,如實回道:“沒什么病,就是被人打了,傷到了臟腑,吃些藥,養上個十天半個月便好了。”
                   
                      聞言,劉氏和林晴雪都楞了一下,那孩子怎么會被打呢?而且還傷到了臟腑,那是得下多重的手??!
                   
                      林晴雪的腦子飛快的轉了一下,隨即擰眉看著沈婉用責備的語氣道:“姐姐這孩子不聽話,你說便是,若是說不聽,你罰也行,怎么能對孩子下這么重的手呢?”
                   
                      齊衍微微瞇著眼睛,看著這不是省油的燈的宋小夫人,她真的是很會抓重點呢!
                   
                      沈婉心里有句p,不知當不當講?
                   
                      劉氏一聽林晴雪這么說,又想到上次,沈婉打宋子凌的事兒,便也認定,這孩子便是被她打傷的了。
                   
                      “沈婉你怎么這般狠心手辣,翎兒那般聽話的孩子,你竟然將他打得傷了臟腑。若是傳了出去,鎮北將軍府的名聲,都要被你給帶累壞了。”翎兒那孩子可是將士遺孤??!這府中的府兵,本就是軍中的人,若是將這事兒傳到軍中去,軍中將士會如何看恒兒?會如何看鎮北將軍府?
                   
                      只怕是他們會覺得是恒兒不仁,縱容妻子毒打將士遺孤了。
                   
                      秋菊和喬木聽見劉氏的話,都替沈婉寒心。
                   
                      這大夫人是什么樣的人呢?老夫人還不知道嗎?大夫人是連雞都不忍心殺的人,又怎么會對一個孩子下那般重的手?大夫人雖熱不是個大度,大方的人,但是卻絕對是個仁善之人。
                   
                      老夫人不分青紅皂白,便聽了小夫人的臆測,說出這樣的話來,這得多傷大夫人的心??!
                   
                  ===第125章 失憶癥好了===
                   
                  第125章 失憶癥好了
                   
                      沈婉的確是挺傷心的,不過,她是在替這原主傷心。這原主和劉氏也做了十幾年的婆媳了,她是什么樣的人?劉氏還不了解嗎?
                   
                      劉氏因為林晴雪的一番話,便認定她打了翎兒,竟然還說她狠心手辣,她若是狠心手辣,劉氏早餓死了。
                   
                      “娘,在你眼里,兒媳便是那心狠手辣,會對一個孩子拳腳相向的人嗎?”沈婉苦笑著,看著劉氏問道。
                   
                      “我……”劉氏被問住了。
                   
                      在她心中,沈婉以前的確不是那樣的人,可如今就難說了,畢竟她如今連自己的親生兒子都打,更別說這養子了。
                   
                      見劉氏不回答,沈婉開始發揮演技。她用手捂著胸口,裝著十分心痛的模樣,朝后退了兩步,坐在了椅子上。
                   
                      她決定不再裝失憶了,今日便借這個契機,將記憶恢復了,好好懟懟這劉氏,讓她想起這原主以前是如何待她的。
                   
                      “夫人你沒事吧!”秋菊連忙上前,蹲在沈婉跟前,關切的問著。
                   
                      沈婉閉著眼睛,搖了搖頭,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林晴雪身邊的露珠見此,便小聲道:“大夫人莫不是想裝身子不適逃避,好將這事兒揭過去吧!”
                   
                      她聲音雖然小,但是卻足夠讓這屋子里的人都聽見。
                   
                      秋菊惱怒的看著露珠斥道:“你來裝一個試試。”接著,她又看著林晴雪道:“小夫人可真是厲害,就因為小齊神醫一句,翎兒并非生病,而是被人打的,便斷定是我家大夫人打了翎兒。既然小夫人如此篤定,想必是親眼看見我家大夫人打翎兒了吧!”
                   
                      林晴雪皺了皺眉道:“我并未親眼看見。”
                   
                      嘖,這個死丫頭,竟然敢用這種語氣與她說話。
                   
                      齊衍也忍不住道:“既然未見,宋小夫人為何要如此篤定,這孩子便是宋大夫人打的呢!”
                   
                      他說著,指了指榻上還昏睡著的孩子。
                   
                      林晴雪還沒回答,這劉氏身邊的王嬤嬤卻替她回答了。
                   
                      那王嬤嬤道:“這孩子是養在秋實院兒的,也鮮少出院門兒。他如今被打了,若不是這秋實院兒的人,又能是誰呢?而且,大夫人前些日子便打過打少爺,大少爺的耳朵都差點兒被擰壞了。”
                   
                      沈婉裝著氣急了的模樣,大口喘著氣兒,閉上眼睛頭一歪,直接厥了過去。
                   
                      “夫人……”秋菊嚇得大叫起來。
                   
                      見此,劉氏也嚇了一跳,忙沖齊衍喊道:“神醫……神醫,快……”
                   
                      齊衍一個箭步上前,抓起沈婉的手,便給她號起脈來。
                   
                      裝的?他垂眼看著閉著眼睛,頭靠著椅背的沈婉,她為何要裝暈?難道真如那丫環所說,她是想裝暈逃避,好將這事兒就這么揭過去,讓這老夫人不再追究嗎?
                   
                      可是這孩子又不是她打的,她完全不必如此??!
                   
                      “小齊神醫我家大夫人怎么了?”秋菊著急的看著齊衍問道。
                   
                      她家夫人會這樣,都是被這小夫人和老夫人給冤枉了,氣得厥了過去的。夫人身子本來就弱,不能傷心動怒的。
                   
                      齊衍擰著眉,不知道該如回答,作為朋友他似乎該配合她演出。
                   
                      可是,正當他要配合她演出的時候,卻見她的眼皮動了動,緩緩的將眼睛睜開了。
                   
                      只見她,睜著有些迷蒙的眼睛,四處看了看。然后,抬手按著自己的頭,擰眉問道:“我、我這是怎么了?”
                   
                      秋菊忙回道:“夫人剛剛厥過去了,夫人你別急,你沒做過的事兒,旁人冤枉不了你。”說完,她還看了林晴雪一眼。
                   
                      “痛”沈婉擰著眉,五官都皺到了一起,用手抓著自己的頭,裝著一副十分痛苦的模樣。
                   
                      電視不都是這樣演的嗎?人在恢復記憶的時候,就要受點刺激暈倒一下,醒過來就頭痛,然后記憶就恢復了。她這完全是嚴格的,按照電視劇的劇本兒來表演的。
                   
                      齊衍有些懵的保持著號脈的姿勢,她這戲讓他有些看不懂,他不知道該如何配合她演了。
                   
                      “夫人,你別嚇秋菊??!小齊神醫我家夫人這是怎么了呀?”秋菊都快急哭了。
                   
                      “她到底怎么了?”劉氏瞧著,不免也有些擔心起來。
                   
                      齊衍擰著眉沒有說話,神色有些凝重。
                   
                      沈婉裝著頭痛緩和了些的樣子,抬起頭,看著劉氏道:“娘,我叫了您十三年的娘,我是什么樣的人?你最清楚不過。我若是心狠手辣的人,夫君被抓去充軍的時候,你便病死了。我若是心狠手辣的人,七八年前,你便和子凌子玉被餓死了。”
                   
                  ===第126章 自請下堂===
                   
                  第126章 自請下堂
                   
                      聽到沈婉這些話,劉氏便想起了那些舊事。的確,正如她所說,若她是個心狠的,自己早病死餓死了。
                   
                      當年,為了給她治病,子凌娘花光了家中所有的積蓄不說,連地都賣了。沒錢抓藥的時候,子凌娘還跑到上山去采藥,有一次上還從山坡上滾了下去,摔傷了腿。那時候她才剛生了子凌沒幾個月,雖然后面這腿傷好了,卻落下了病根,這腿一到陰雨天便會痛。
                   
                      不過,這子凌娘怎么會說出這些話來?難不成她恢復記憶了。
                   
                      “子凌娘,你這失憶癥是好了嗎?”劉氏看著沈婉問道。
                   
                      失憶癥?喬木松開了沈婉的手,她還得過失憶癥?她這戲,有點多??!
                   
                      沈婉苦笑了一下,看著劉氏道:“托娘和晴雪妹妹的福,我這記憶都恢復了。”
                   
                      “姐姐這失憶癥怎么忽然就好了呢?”林晴雪看著她問道。這早不好晚不好,怎么偏偏在這個時候就好?
                   
                      齊衍想了想,代沈婉回道:“宋大夫人應該是被人冤枉,受了刺激,便恢復了記憶。”
                   
                      沈婉在心里給齊衍點了個贊,旁人雖然看不出她是在演戲,他卻是能看出來的。明知她是在演戲,卻還配合她演出,幫她解釋,夠仗義。他這個朋友,她交定了。
                   
                      沈婉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看著劉氏道:“娘你也不用急著給我定罪,誰打了翎兒?等他醒了,你們大可問他。若他說是我打的,我自請下堂,心狠手辣的人,也當不得你們宋家的兒媳婦兒。”
                   
                      自請下堂?
                   
                      屋里的人,都十分震驚的看向了沈婉。
                   
                      喬木想,這大夫人真是被氣狠了,傷了心,連這樣的話都說出來了。
                   
                      可這冤枉了夫人的,明明是老夫人和小夫人,這后果為何要他家將軍來承擔呢?
                   
                      劉氏想,子凌娘連自請下堂這樣的話都說出來了,難道,自己當真冤枉了她了。若是如此,她可真是把子凌娘傷狠了。
                   
                      可是,若不是她打的,這孩子又是誰打的呢?
                   
                      林晴雪心中明白,這沈婉都說出這些話來了,便代表她并未打過翎兒那孩子,雖然她很希望,沈婉能自請下堂,這樣一來,夫君和她之間便沒有障礙了。
                   
                      劉氏咽了咽口水,看著兒媳道:“你別這樣說,我深知你不是那心狠手辣的人,我方才也是一時情急,才說出那些話來的。”
                   
                      沈婉失望的笑了笑,沒有說話。
                   
                      “娘……”忽然,屋子里響起了翎兒虛弱的聲音。
                   
                      楚翎無力的眨著眼睛,他這是怎么了?這屋里怎么這么多人。
                   
                      對了,娘和秋菊姐姐走后,他便難受得厲害上榻躺著了??蓻]趟一會兒,便越發的難受了,他還將早上吃的東西都吐了,然后他便失去了意識。
                   
                      奶奶和林氏還有濟世堂的大夫都來了,看來,他受傷的事兒,她們都知道了。
                   
                      沈婉起身,走到榻邊,伸手摸了摸楚翎的額頭道:“可還痛得厲害?”
                   
                      楚翎虛弱的搖了搖頭道:“好多了,娘,對不起。”
                   
                      他肯定嚇到娘,讓她擔心了。
                   
                      沈婉淡淡的看著他,并沒有說沒事兒,也沒有說沒關系。因為對于他隱瞞他被打,還受了傷這事兒,她是非常非常生氣的,比劉氏和林晴雪冤枉她,都還要生氣。
                   
                      秋菊上前看著翎兒問道:“翎兒是何人將你打傷的?”
                   
                      楚翎抿著唇,垂著眼瞼沒有回答。
                   
                      見他沉默不語,秋菊便急了,“你還要替那人隱瞞是嗎?你可知,旁人都認為,是夫人心狠手辣,將你打成這樣的。”
                   
                      楚翎一聽,也幾了,忙大聲道:“不、不是娘打的,娘待我極好,又怎么會打我。”
                   
                      一聽楚翎這么說,劉氏的老臉有些掛不住了,她真的冤枉子凌娘了。她方才也是,為何不先問清楚再說呢!
                   
                      “那是何人打的你?”沈婉問。
                   
                      楚翎抿著唇,一言不發。
                   
                      沈婉沉著臉,道:“罷了,既然你不想說,那我也就不問了。日后我也不是你娘了,你也不用在我這小院子里待著了,讓旁人養你吧!”
                   
                      她說的旁人,自然便是劉氏和林晴雪。在她們眼里,這翎兒是將士遺孤,她們自然不會放著他不管的。
                   
                      楚翎害怕的瞪大了眼睛,娘這是不要他了嗎?就因為他不說那打他的人是誰?娘便不要他了。
                   
                      “不要,我不要。”楚翎忍著痛,從床上爬了起來,跪在床上,苦兮兮的抓著沈婉的手。
                   
                      沈婉看著他充滿著害怕與恐慌的眼睛道:“我不想養一個出了什么事兒,都瞞著我的孩子。”
                   
                      楚翎癟了癟嘴,紅著眼睛道:“我說,我說,娘您別不要我。”
                   
                      沈婉沒有說話,靜靜的看著他,等著他說。
                   
                      楚翎吸了吸鼻子,道:“是子凌哥哥。”
                   
                      “什么?”劉氏驚呼出聲。
                   
                      怎么會是子凌?子凌那孩子,那般乖巧,怎么會將翎兒打得傷了臟腑?
                   
                      “竟然是二少爺。”喬木沒想到,這打了小少爺的人竟然是二少爺。不過,二少爺最近是挺霸道頑劣的,以欺負捉弄人為樂,如今府里的下人見著他都要繞著走。這也的確像是,他能干得出來的事兒。
                   
                      林晴雪也沒想到,這打沈翎的竟然是宋子凌。不過他打得挺好,這樣一來夫君便會對他失望不喜了。
                   
                      她裝著一副不可能的模樣,搖了搖頭,道:“翎兒你怕是搞錯了吧!子凌怎么會打你呢?”
                   
                      楚翎道:“我沒有搞錯,昨天中午,子凌哥哥將我拖出了院子,拉到了墻角。然后他的書童便從后面抱住我,讓子凌哥哥打。”
                   
                      在劉氏心里,親孫子自然是最重要的。如今這屋里還有外人在,若是子凌打人的事兒傳了出去,旁人會如何看他?只怕人人都會說他,是蠻橫霸道的壞孩子,所以她自然得替他開脫。
                   
                      于是,她便看著楚翎道:“翎兒,你子凌哥哥怎么會無故打你呢!定是你有錯在先,惹惱了他吧!”
                   
                      楚翎點了點頭,因為他太乖巧,太懂事,爹娘都喜歡他,所以才惹惱了子凌哥哥。
                   
                      劉氏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她看了齊衍一眼,然后道:“看吧!這子凌是不會無故打人的,你這孩子也是,做錯了事兒,與你子凌哥哥認個錯??!何苦惹得他打了你。”
                   
                      楚翎垂著頭道:“嗯嗯,我不該乖巧懂事兒,招爹娘喜歡的。”
                   
                  ===第127章 成了罪人===
                   
                  第127章 成了罪人
                   
                      沈婉擰著眉,看著翎兒問道:“這與你乖巧懂事兒,有何關系?”
                   
                      楚翎道:“就是因為我乖巧懂事兒,招爹娘喜歡,才惹得子凌哥哥打了我。他說我是裝乖巧,裝懂事,跟他搶爹。還說,我日后若認不清自己的身份,再裝乖巧懂事兒,還會揍我。他還警告我,不準我告狀。若是告狀了,他便要打死我。他說他才是爹娘的親兒子,就算打死了我,爹娘也不會把他怎么樣的。”
                   
                      他沒有一絲隱瞞,將宋子凌說過的話,全都說了出來。因為他不敢隱瞞了,他怕娘真的會不要她。
                   
                      喬木和秋菊聽見楚翎所言,都倒吸了一口涼氣,二少爺小小年紀,怎么能說出這樣可怕的話來?
                   
                      劉氏往后退了兩步,只覺得腦殼痛得很。她不相信,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寶貝孫子,能說出這些話來。
                   
                      “娘,當初我管教子凌,您說我不會管教孩子,不準我管。說你和林氏會幫我管這,我放心的將他教給了你們,可你們都將他教成什么樣了?”沈婉看著劉氏和林晴雪問道。她們方才不知在責問她嗎?如今,她也要來責問她們一番。

                  相關文章

                  五月激激激综合网色播

                          <address id="77rnb"></address>

                              <noframes id="77rnb"><form id="77rnb"><nobr id="77rnb"></nobr></form>

                              <form id="77rnb"><span id="77rnb"><th id="77rnb"></th></span></form>
                                <address id="77rnb"></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