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77rnb"></address>

              <noframes id="77rnb"><form id="77rnb"><nobr id="77rnb"></nobr></form>

              <form id="77rnb"><span id="77rnb"><th id="77rnb"></th></span></form>
                <address id="77rnb"></address>

                  玩弄帶名器的貴婦¥王熙鳳的玉一張一翕

                    正當葉言打算趁這功夫,抓緊時間回去補一覺,可路過門口時,卻正巧看到蹲在房門外抽煙的徐四。

                      這家伙披著件西裝,像個蹲在村口抽煙的老漢,襯衫扣子也是胡亂系的,腳邊更是散著一地的煙頭。

                      此刻的他正怔怔的望著不遠處的一棵樹出神,就連嘴邊叼著的香煙已經燃到了煙屁股,也渾然不知。

                      甚至是連葉言沒壓著腳步聲靠近都沒能發覺,直到后者拍了拍他的肩膀,才將他從發呆中喚回神來,

                      “想什么,這么出神?煙屁股都要燒進嘴里了,不怕燙舌頭?”

                      葉言伸手,將徐四嘴邊叼著的煙摘下,又隨意的丟到地上踩滅。

                      聽到有聲音傳來,正在發呆的徐四緩緩抬起頭,露出那張胡茬邋遢的臉,以及布滿了紅血絲的雙眼。

                      估摸著,也是一宿沒睡。

                      “起這么早。”

                      看到葉言,徐四愣愣的打了個招呼,感覺話,有點沒經過大腦。

                      葉言疑惑看他,

                      “有心事?”

                      “沒……”

                      徐四低頭,將手伸進兜里,去摸煙盒,也不知是真的很想抽煙,還是有意回避著葉言的這個問題。

                      他的手在衣兜里摸索了半天,可最終摸到的卻是一個空煙盒。

                      徐四將空掉的煙盒丟在地上,而后轉過頭,朝著葉言伸出手,

                   文學

                      “煙,給我一支。”

                      葉言將自己的煙和火掏出來,轉手遞給了徐四。后者接過葉言遞去的煙,點上一支,然后很自然的將煙和火機一并裝進了自己的兜里。

                      葉言:“???”

                      煙也就算了——你順我打火機是幾個意思?還當著我面揣兜了。

                      這就很過分了吧?

                      雖然心里不爽。

                      但看徐四眼瞎這幅悵然樣子,葉言也是懶得計較,順就順吧。

                      一個火機而已。

                      不過他還是挺好奇,究竟是什么樣的事情,才能讓徐四這種精明、長袖善舞的人惆悵成這個樣子。

                      淡藍色的煙霧裊裊升起,徐四一口口的抽著煙,沉默了好半晌后才開口,問了葉言一個哲學問題。

                      “葉子,你說咱們這些人活一輩子,這生活的意義是些什么?”

                      “看色圖。”

                      葉言想了想,認真道。

                      徐四轉過頭,有些無語:“我跟你說正經的呢,這世界這么大肯定有什么是可以震撼心靈的東西。”

                      “看超贊的色圖。”

                      葉言不假思索的回答。

                      徐四叼著煙,一張臉也是徹底的黑下來:“那你倒是發??!”

                      “……”

                      幾句簡短的玩笑話說出來,倒是讓原本積郁的氣氛揮掃一空。

                      徐四看著也沒那么頹廢。

                      看著徐四,葉言搖了搖頭:“行了,甭扯那么多有的沒的,你個臉比墻厚糟心貨的還哲學起來了?”

                      “寧配嗎?”

                      “就算是真碰到什么棘手、難纏的事,那你也得先說出來啊,能解決的,做兄弟的幫你解決,解決不了的起碼也能讓大家伙樂呵樂呵啊。”

                      “我特么……”

                      要不是實在打不過,徐四早就把面前這個礙眼貨給掐脖捏死了。

                      有你這么安慰人的嗎?

                      原本只是有些郁悶,可聽君這一席話后,特么直接就是抑郁了。

                      寧可真是個安慰大師。

                      葉言這貨雖然吊兒郎當,看起來挺不正經,但人家起碼有老婆啊。

                      想著,

                      徐四還是決定,將自己的心事和葉言說一說,“我表白被拒了。”

                      “就這???”

                      葉言原以為得是多大的事情,才能把徐四這種人弄得這么頹廢。

                      卻不想,就這么屁大點事。

                      見葉言如此反應,一旁的徐四也有些蚌埠住了,黑著臉怒道,

                      “什么叫就這?老子被暗戀多年的女神拒絕,你就給這反應?”

                      “那我得什么反應?”

                      葉言無奈攤手:“要不我現在去給你買兩掛鞭,在院里點上,順道雇個樂隊給你單曲循環好日子?”

                      徐四:“……”

                      “媽的,友盡,你現在、立刻、馬上給老子滾,有多遠滾多遠。”

                      “別這么暴躁嗎?”

                      葉言用小拇指掏了掏耳朵。

                      “還我暴躁?我現在我把你當街打死,已經是幾年義務教育培養出的好涵養了,你還想讓老子怎樣?”

                      徐四恨得牙根?癢癢。

                      葉言是個***他知道,可沒成想竟然能賤到這種程度,他徐四認識葉言這么多年,今天算是領教到了。

                      對于徐四的話,葉言也不生氣,他拍了拍后者肩膀,語重心長道,

                      “嗨,追姑娘嘛,磕磕絆絆很正常,哪有一蹴而就的,當年我追夏禾的時候,不也是費了好大力氣。”

                      聽到葉言這么說,徐四的心里總歸是好受了一些,不在那么生氣。

                      “你說,我該怎么辦?”

                      “怎么辦?”

                      葉言試探道了句:“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呢?你挺大一老爺們,就非得一棵樹吊死?”

                      徐四沉默,沒說話。但看得出,他似乎并沒有改變主意的意思。

                      見此,葉言不由嘆氣。

                      這兄弟,哪是一棵樹上吊死,這特么是脖子都要勒折了都不挪地。

                      葉言也是有些意外。

                      徐四這貨,平日里吊兒郎當,完全不修邊幅,見到漂亮妹子就跟發了情的泰迪似的,不成想還挺癡情。

                      “追姑娘的這種事情呢,人和人會遇到的情況也都不一樣,我實踐過的辦法在你身上也不一定實用。”

                      “這樣吧,我這里有本書,你可以拿去先看看,應該對你有用。”

                      “書?”

                      徐四將信將疑。

                      葉言沒解釋,但袖間卻是青光一閃,睡眼朦朧的隨風耳被放出來。

                      “言哥,你叫我???”被擾了清夢的隨風耳顯得有些無精打采。

                      葉言:“我上次給拿給你們打發時間、學習專業知識的書還在嗎?”

                      “在。”

                      “行,如果沒記錯的話,里面有一本黑色封皮的,你拿出來。”

                      “好。”

                      隨風耳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很快抱著一本厚厚的黑皮書回來。

                      “把書給他……”

                      葉言指著一旁的徐四道。

                      雖然不知道葉言在搞什么名堂,但徐四還是把書接了過來。

                      可只是粗略掃了一眼,徐四就表情古怪起來:“母豬產后護理?”

                      葉言:“錯了,不是這本。”

                      葉言一把奪過黑皮書,塞回隨風耳手里,有些尷尬的咳嗽兩聲。

                      很快,隨風耳又跑了一趟旗內世界,拿了一本薄的黑皮書出來。

                      《舔狗的自我修養》

                      “???”

                      徐四:“我堂堂一個華北大區負責人,你竟然想讓我去當舔狗?”

                      “不要算了。”

                      正當葉言打算讓隨風耳帶書回到旗內世界的時候,徐四卻蹭的一下站起身來,一把奪過那本黑皮書,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五月激激激综合网色播

                          <address id="77rnb"></address>

                              <noframes id="77rnb"><form id="77rnb"><nobr id="77rnb"></nobr></form>

                              <form id="77rnb"><span id="77rnb"><th id="77rnb"></th></span></form>
                                <address id="77rnb"></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