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77rnb"></address>

              <noframes id="77rnb"><form id="77rnb"><nobr id="77rnb"></nobr></form>

              <form id="77rnb"><span id="77rnb"><th id="77rnb"></th></span></form>
                <address id="77rnb"></address>

                  他胯下的兩個肉球不斷P聲……輕輕剝開你粉嫩的小唇

                     “等等……”宋恒抬起頭道:“你別走,我走。”
                   
                      說完,他便抬腳,從沈婉身側走過,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沈婉抱著被子,看著他走到院門兒口,直接躍過了院墻出去了,剛剛,他應該就是這樣進來的。
                   
                      宋恒離開秋實院兒后,便直接去了書房,在椅子上座了一夜。天還沒亮時,他便換了朝服,去上了朝。
                   
                      上完朝后,他便去了供奉祖先牌位的祠堂,讓仆人,將正在用早飯的宋子凌叫到了祠堂來。
                   
                      “爹,你叫我來這兒干嘛呀?我正吃飯呢!吃完了,我還要去上學呢!不然去晚了,先生又要說我了。”宋子凌一邊走進祠堂,一邊不滿的抱怨道。
                   
                      宋恒背著手,背對著宋子凌,冷冷吐出兩個字來。
                   
                      “跪下!”
                   
                      “為何要跪,我又沒做錯什么事兒?”以往,只有他犯了大錯的時候,爹才會讓他跪祠堂的。他先下又沒有犯錯,為何要讓他跪?
                   
                  ===第132章 要打二十板子===
                   
                  第132章 要打二十板子
                   
                      宋恒氣得將背在身后的手握成了拳頭,這混賬小子,都將人打得吐了血了,竟然還有臉,理直氣壯的說他沒有做錯事兒。
                   
                      他轉過身,看著站在祠堂中間的兒子,怒道:“你竟然還有臉說你沒有做錯什么?非要我給你說出來是嗎?”
                   
                      宋子凌嚇得一哆嗦,臉上的肥肉都抖了抖,難道是書院的老東西,給他爹告狀了?
                   
                      他不就在課堂上,打了兩個噴嚏,說了不樂意聽他講課嗎?他至于給他爹告狀嗎?
                   
                      “還不快給我跪下。”宋恒怒吼了一聲。
                   
                      宋子凌嚇得渾身一抖,忙乖乖的跪在了地上。
                   
                      他爹今日也太兇了些,他還從未見過他爹兇成今日這樣。
                   
                      “宋子凌你可知錯?”
                   
                      宋子凌癟了癟嘴道:“兒子知道錯了。”
                   
                      “認錯,你倒是認得挺快,我問你,你為何要打沈翎?”
                   
                      等等……宋子凌抬起頭看著他爹,奶奶不是說,不會將他打那野孩子的事兒,告訴他爹嗎?怎么他爹還是知道了?完了,他爹定然不會輕饒了他的。
                   
                      “我問你為何要打沈翎?”宋恒提高了音量。
                   
                      宋子凌咽了咽口水,吞吞吐吐的回答道:“兒、兒子,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宋恒的臉上露出了不耐煩的神色。
                   
                      打人的時候不想后果,如今倒是害怕上了,窩窩囊囊的,話都說不清楚,宋恒很瞧不上這樣的宋子凌。
                   
                      “只是一時失手,才打了他。”宋子凌的額頭上冒起了冷汗。他想,若是他將真實原因,告訴他爹,他爹勢必會更加生氣,所以便撒謊說是一時失手。
                   
                      宋恒顯然不信,道:“一時是失手,你便能將人打得傷了臟腑,吐了血?你如今不但蠻橫頑劣,更是謊話連篇。”
                   
                      以前,他雖然有些皮,但是卻從不會說謊,更不會蠻橫霸道的將人打成重傷。不知從何時起,他竟然變成了這樣。他會變成這樣,都是疏于管教的緣故,今日他定要好好管教管教。
                   
                      宋子凌嚇得噤了聲,在這世上,他誰都不怕,就怕他爹。
                   
                      “我今日若不好好教訓教訓你,你日后怕是更無法無天,要闖下大禍來。”說說著,他沖拿著板子,侯在祠堂外的家丁,喊道:“來人,將二少爺打二十大板,讓他長長記性。”
                   
                      宋子凌一聽要挨板子,便立馬求起饒來。
                   
                      “爹你饒了我這一回吧!我日后再不敢打沈翎了。”
                   
                      二十大板打下去,他怕是半個月都下不了床了。他以往犯了錯,爹只會罰跪訓斥而已。今日為了一個外人,竟然要對他動板子。宋子凌心里不免有些難受,在他爹心里,他還不如一個外人。
                   
                      宋恒不衛所動,看著家丁拿著板子走進了祠堂。
                   
                      家丁看了看求饒的宋子凌,忍不住出聲,朝宋恒道:“將軍,這二少爺年紀還小,打二十板子,怕是重了些。”
                   
                      就連那成人,打上二十板子,都有些受不了,更何況這細皮嫩肉的二少爺了。打上個幾板子,讓二少爺受些教訓便是,實在沒必要罰這么重。
                   
                      宋恒眼中閃過一抹不忍,他深吸了一口氣道:“不打重些,他如何能長記性?”
                   
                      而且,這人做錯了事兒,便要受罰,要付出代價,這個道理,他要讓子凌印在腦子里。
                   
                      “爹,我再也不敢了,您別打我……”宋子凌嚎了起來。
                   
                      路過祠堂的下人,聽見宋子凌的嚎叫,便連忙去通知劉氏去了。
                   
                  ===第133章 劉氏求情===
                   
                  第133章 劉氏求情
                   
                      秋實院兒。

                   文學

                   
                      沈婉和秋菊剛吃完飯,便有前院兒的小廝來報,說是府門外有人給沈婉送東西過來了。
                   
                      沈婉想應該是云清揚讓人送銀票過來了,便讓秋菊去拿了。
                   
                      云清揚本想回家后,拿了銀票便讓人送來的。只是他一回家后,便被祖父叫去了書房,破他祖父設的棋局。待他從書房出來,天色已晚,所以,才今日讓人送了來。
                   
                      劉氏得了宋恒要打宋子凌的消息,當下便急了,跺著腳直罵沈婉狠心。為了個外人,竟然舍得讓自己的兒子挨打。
                   
                      劉氏當下,便讓人去通知了林晴雪還有宋子玉,讓她們到祠堂去給宋子凌求情。當然,她也派了自己的親信王嬤嬤,親自去秋實院兒找沈婉,讓她也去祠堂。
                   
                      劉氏深知自己兒子的脾氣,他若知道宋子凌將翎兒打傷了,定然是不會輕饒了他的,而且,旁人勸都勸不住。
                   
                      她想著他一直最聽沈婉的話,這才讓王嬤嬤去找了沈婉。若是她們去了勸不住,還可以讓沈婉幫著勸勸。
                   
                      劉氏趕到祠堂的時候,就看見,求了好一會兒饒的宋子凌,已經被人按在地上,用板子打上了。
                   
                      扁擔那么寬那么粗的板子,高高的揚起,重重的落下,就這么一下又一下的落在了宋子凌的屁股上。
                   
                      “啊……好痛啊……”
                   
                      宋子凌五官都痛得皺在了一起,流著淚,大聲嚎著。
                   
                      劉氏看著心痛得肝兒顫,忙跑上前去,一邊跑還一邊喊:“快住手,快住手。”
                   
                      那打人的家丁,見劉氏來了,便忙住了手。說實話,他們也打得很忐忑,雖然是將軍吩咐他們打的。但是,若二少爺和老夫人因此記恨上了他們,他們也沒好日子過。
                   
                      劉氏跑到宋子凌跟前兒,坐在地上,摸著他的臉問道:“我的乖孫,沒事兒吧?”
                   
                      宋子凌見著劉氏,便知他今日有救了,哭的更兇的道:“奶奶,我爹要打死我,孫兒好痛,屁股都開花了。”
                   
                      “我可憐的孫兒喲……”劉氏心疼的紅了眼眶,抬起頭,看著站在一旁,鐵青著臉的宋恒斥道:“你這個沒輕重的,是想將你兒子打死嗎?他才這么小的孩子,你竟然用這么厚的板子打他。”
                   
                      宋恒只覺得有些頭痛,他沒想到,他娘這么快便來了。他之所以,這么早便將宋子凌叫到祠堂來,就是想稱大家都在吃早飯,沒人跟他娘通風報信,在他娘還不知道的情況下,將這宋子凌給教訓了。
                   
                      他冷著臉道:“娘你放心,打二十板子打不死的。”
                   
                      宋子凌屁股上,那么厚的肉,別說打二十板子,就算是打五十板子,都要不了他的命。而且,他如今已經九歲了,算一個小男子漢了,也不小了。
                   
                      “你……”劉氏氣結,用手指著宋恒說不出話來。
                   
                      “娘,你讓開,這才打了五板子,還有十五大板沒打完呢!”他今日是鐵了心,要讓宋子凌受點教訓,所以,就算他娘來了,這板子他還是要打完的。不然這臭小子,日后便會仗著背后有他奶奶護著他,更加的無法無天,有恃無恐。
                   
                      “子凌你知道錯了沒?”劉氏看著鼻涕眼淚橫流的孫兒問道。
                   
                      宋子凌點著頭道:“孫兒知道錯了,日后再不敢打人了。”
                   
                      “恒兒”劉氏抬起頭看著宋恒道:“你看,子凌已經知道錯了。古人都說,知錯能改,善莫什么煙。他既知錯,你就別打了,饒了他吧!”
                   
                  ===第134章 林晴雪求情===
                   
                  第134章 林晴雪求情
                   
                      聞訊而來的林晴雪和宋子玉,在祠堂門口遇上了,便一同進了祠堂。
                   
                      林晴雪一進祠堂,便走到宋子凌跟前兒,蹲在地上,一臉關切的問道:“子凌你沒事兒吧?可打痛了?”
                   
                      “二娘,子凌好痛。”宋子凌又十分委屈的沖林晴雪嚎上了。
                   
                      林晴雪擺著一副心疼得不行的樣子,擰眉,看著宋恒道:“夫君,子凌還小,可禁不起打??!”
                   
                      宋子玉雖然不知弟弟做了什么錯事兒,惹來了今日這頓罰。但是,無論他做錯了什么?動板子也太過了些。弟弟自出生便是她的小尾巴,也十分聽她的話,如今弟弟被打了,她自然也是心疼的。
                   
                      “爹,子凌做錯了什么?你竟然要這樣打他?”
                   
                      宋恒板著臉道:“他禁不起打,翎兒便禁得起嗎?就算他知道錯了,我今日也斷不會輕饒了他。”
                   
                      宋子玉從她爹這話里也聽出了緣由,應該是子凌打了沈翎,所以她爹今日才會打子凌。
                   
                      “爹,子凌打人雖然不對,你罰罰跪,訓斥幾句也就算了,怎么還為一個外人對他動起板子來。”
                   
                      對宋子玉而言,這宋子凌打了沈翎,就不算什么事兒。那沈翎不過就是一個外人,打了便打了,她爹壓根沒必要這般重罰宋子凌。反倒是她爹不知輕重,不分親疏了。
                   
                      聽到女兒這么說,宋恒很是不悅,臉色又陰沉了幾分。
                   
                      “你這是什么話?沈翎現在也是我的孩子,不是什么外人。就算他是外人,也不是他宋子凌想打便能打的。他打傷了沈翎的臟腑,我打只打他二十板子,已經是從輕發落了。”
                   
                      宋子玉低頭看了一眼,鼻涕眼淚橫流的弟弟,沒想到他竟然將沈翎打得傷了臟腑。她心里很不痛快,他爹竟然把一個養子,當做是他的孩子了,還為了他訓斥了自己。她和子凌才是他嫡親的孩子,那沈翎算個什么東西?
                   
                      “夫君,二十板太重了些,你也打過子凌了,就算了,別再打了吧!”林晴雪看著宋恒替宋子凌說情。
                   
                      聽見林晴雪給自己說情,宋子凌心里很是感動。還是二娘待他好,知道他挨打了便立刻趕來給他求情了。不像他親娘,現在都還沒來。
                   
                      他現在因為那野孩子在挨打,他那親娘,說不定此刻正在費心費力的照顧那野孩子呢!
                   
                      宋恒沉著臉,看著林晴雪道:“你向來是個明事理的,子凌犯了錯,本就該打。你若真是明事理,為了他好,便不該別再替他求情。”
                   
                      林晴雪的表情僵了一下,不過她很快便反應了過來,一臉不忍的道:“妾身實在不忍心,看著子凌挨打。他今日受了教訓,也知道錯了,夫君就暫且饒了他吧!”
                   
                      劉氏也附和著道:“晴雪說的沒錯,你就暫且饒了他吧!子凌也你的親兒子,將他打壞了你不心疼??!”
                   
                      宋恒道:“打壞了我自然心疼,只是,翎兒的父母,若泉下得知,自己的孩子被人打得傷了臟腑,吐了血,這心怕是會更疼。”
                   
                      劉氏語塞,還覺得有些瘆得慌,沈翎的父母若泉下有知,怕是會不得安寧吧!他們可別上來找她們呀!想到這些,劉氏不由在心里念了一句佛號。
                   
                  ===第135章 竟是娘告的狀===
                   
                  第135章 竟是娘告的狀
                   
                      清晨的園子里,這花兒開的格外的嬌艷。穿了一身,湖色素衣的沈婉,欣賞著花圃里的花,慢悠悠的在王嬤嬤身后走著。
                   
                      王嬤嬤快走了幾步,回過頭,見沈婉又落后她許多,便不耐煩的再次催促道:“大夫人快些可好?”
                   
                      沈婉依舊慢悠悠的走著,懶懶的道:“我體弱,走不得嬤嬤那般快。”
                   
                      她本就不想出來,可這王嬤嬤,說是劉老太太命她來請自己去祠堂的,還一副她必須得去的架勢。
                   
                      沈婉受不了她碎碎念,便不情愿的跟著來。
                   
                      王嬤嬤的眼角不由抽了抽,有些受不了這大夫人懶懶的態度。
                   
                      “二少爺可在挨打呢!就算大夫人您體弱,想著二少爺,您也該走快些。”
                   
                      沈婉在心里翻了個白眼,她若是想著宋子凌那小白眼狼,這走都不想走了。
                   
                      她也沒理會王嬤嬤,繼續慢悠悠的走著。
                   
                      王嬤嬤心里惱火得不行,但是有主仆之分的她,還是沒有說出不敬的話來。
                   
                      沈婉慢悠悠的走了半刻鐘,才和王嬤嬤在走到了祠堂。祠堂內,所宋恒正在讓劉氏和林晴雪起開,不要護著宋子凌。
                   
                      “我不讓,你若要打我的乖孫,便先打我吧!”劉氏趴在宋子凌的身上,用身子將他護住了。十五個板子下去,她的寶貝乖孫,還不得被打壞了。
                   
                      “大夫人來了。”進入祠堂的王嬤嬤說了一聲。
                   
                      家丁見沈婉進了祠堂,便忙拱手彎腰,朝她行了個禮。
                   
                      宋恒看著一臉漠然的走進祠堂的沈婉,心想,她應該不是來替子凌求情的吧!
                   
                      “娘,”宋子與喚了一聲,還朝沈婉福了福行了個禮。
                   
                      見此,沈婉頗為意外,宋子玉這小白眼狼,還是頭一回對她如此有禮呢!
                   
                      忽而,她看到了一臉嚴肅的站在一旁的宋恒,她便知道了原因。宋子玉會對她如此有禮,就是因為他在的緣故吧!
                   
                      宋子玉忽然會對沈婉如此有禮,還真是因為宋恒的緣故。昨日聽了宋恒的那些話,宋子玉想起了她娘以前對她的好,和她娘以前為了她們吃的那些苦。覺得她最近對她娘的態度太壞了,心中有些愧疚,便想著要對她娘的態度好些。
                   
                      “姐姐你可算來了,夫君要打子凌,你快幫著勸勸呀!”林晴雪抬頭看著沈婉說道。
                   
                      她深知,宋子凌打了沈翎的事兒,就是沈婉告的狀,她壓根就不會幫著勸的。但是,她說了讓沈婉勸,沈婉卻不勸,這自然會讓子凌對她心生怨恨。
                   
                      沈婉勾起了嘴角,淺笑著道:“你和娘她老人家都沒勸住,我怎么又可能勸得了呢?你也太高估我了。”
                   
                      這宋子凌就是該挨些打付出些代價,才能明白他真的錯了,方能長記性。護著他,幫他求情,只會讓他認識不到自己的錯誤,繼而有恃無恐,變本加厲。
                   
                      一聽她這話,劉氏便不高興了,抬起頭,黑著臉看著沈婉道:“你沒勸怎么知道勸不了?你就忍心看著你兒子挨打?”
                   
                      沈婉笑了笑,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
                   
                      瞧見她這個態度,劉氏直接火了,站起來,指著她的鼻子罵道“有你這么當娘的嗎?自己兒子要挨打,你還笑得出來?我不是囑咐過你,不要將子凌打沈翎的事兒告訴恒兒,你為何不聽?”她分明就是沒有將她放在眼里。
                   
                      宋子玉頗為震驚的看向了沈婉,竟是娘向爹告的狀?她為何要這樣做?她難道不知,爹知道后斷不會輕饒了子凌嗎?為了一個外人,她竟然忍心讓子凌挨打,她還是她們的親娘嗎?
                   
                      她震驚轉為憤怒,連帶著心里的那些愧疚,也消失殆盡。
                   
                  ===第136章 還是心疼===
                   
                  第136章 還是心疼
                   
                      宋子凌得知是沈婉告的狀后,頓時憤怒至極,他今日會挨這頓打,竟然都是敗他親娘所致。為了一個外人,她竟然忍心讓自己挨打,這還是他的親娘嗎?
                   
                      這親娘他日后是不再想認了,日后,他只認二娘是他娘。
                   
                      沈婉看著劉氏道:“他挨打是好事兒,我自然笑得出來。娘你如今不讓我管宋子凌,他打了翎兒這般大的事兒,自然不能就這么輕飄飄的揭過去,我只有告訴孩子他爹了。我告訴他爹,讓他爹教訓他一頓,讓他知曉自己錯得有多離譜,也是為了他好。”
                   
                      “什么為了我好,我看你就是想為那野孩子出氣。”宋子凌氣急敗壞的沖沈婉大聲吼道。
                   
                      “宋子凌。”宋恒鐵青著臉,大吼了一聲。
                   
                      宋子凌嚇得一哆嗦,立馬閉上了嘴。
                   
                      不但是宋子凌,就連劉氏和林晴雪還有宋子玉都被嚇了一跳。
                   
                      “這事兒婉兒并不不對,這混賬東西,做出這樣的事兒來,本就好好教訓一頓才是,婉兒會告訴我,也是為了翎兒好。反倒是你們……”宋恒掃了劉氏和林晴雪一眼,冷聲道:“瞞著不告訴我,才是大錯特錯,你們這不是愛他,是在害他。”
                   
                      宋子玉不以為然,認為她娘才是在害弟弟,奶奶和二娘并無過錯。
                   
                      劉氏生氣的道:“我是他親奶奶,又怎么會害他?反正我是不管,你今日要打子凌,就先把你娘我打死。”
                   
                      沈婉這個狠心的是指望不上,只有她自己來想法子護著孫兒了。
                   
                      “娘你不要胡鬧好嗎?”宋恒的語氣中,充滿了無奈。
                   
                      林晴雪看了看劉氏,又看了看宋恒道:“夫君子凌也是一時糊涂才打了翎兒,他已經知錯,日后也不會再犯了。還請夫君念在他是初犯,今日便饒了他吧!”她的眼中帶著哀求的神色。
                   
                      宋子與也忙附和道:“爹,你就饒了子凌吧!”
                   
                      宋恒只覺得頭疼得很,他揉了揉太陽穴。
                   
                      “娘,你可還記得村長家的兒子宋富貴?”
                   
                      劉氏想了想,回道:“自然是記得的。”
                   
                      他忽然提那宋富貴做甚?
                   
                      “宋富貴仗著他爹是村長,在村子里橫行霸道,以欺負村里的孩子為樂。起初村長還管教得了他,可是村長管教他的時候,他奶奶和娘總是護著。漸漸的那宋富貴便有恃無恐起來,越發的過分,連村長都管不住了。他后來是怎么死的,娘你應該還記得吧!”
                   
                      劉氏咽了咽口水,低著頭沒有說話。那宋富貴橫行霸道慣了,在鎮上吃飯的時候不給錢還打人,將賣餛飩的小攤販打死了。然后,他也被縣令大人砍了腦袋,而且,宋村長的村長之位也因此被撤了。還賣田賣地,賠了死者家屬不少銀子。宋富貴的一個姐姐和兩個妹妹,也因此被帶累了名聲,一直嫁不不出去,在家里做了老姑娘。反正,在她們離開村子的時候,那宋富貴一家的日子,過得可苦了,在村里也抬不起頭來。
                   
                      見劉氏不語,宋恒便道:“娘你若不想子凌成為第二個宋富貴兒,你就讓開。”
                   
                      “這……”劉氏看了看兒子,又看了看孫子,內心十分糾結。
                   
                      以前宋富貴出事的時候,她們便在背后私下議論,說村長的娘和婆娘太護著宋富貴了,所以才造成宋富貴越來越橫行霸道,犯下了大錯。不但賠上了自己的性命,還帶累了家人。她們當時還說,這宋富貴好好的孩子,就是被宋老太太和她娘給害了。
                   
                      如今她這般護著子凌,的確是像極了當年的宋老太太。當初,村長要打宋富貴的時候,那宋老太太便也如她一般,趴在孫兒的身上。
                   
                      劉氏內心掙扎的許久,最終還是抬手,讓王嬤嬤把她扶了起來。
                   
                      “奶奶……你不管孫兒了嗎?”宋子凌的聲音帶著哭腔。
                   
                      劉氏聽得心里很是難受,背過身道:“子凌咱們就挨著一回打,挨完了后,你不再犯錯了,就不用挨了。”
                   
                      恒兒都拿那宋富貴兒說事兒了,若是她不讓,便成了第二個害了孫子的宋老太太了。
                   
                      見劉氏都起身了,林晴雪無能為力的摸了摸宋子凌的頭,起身向前走了兩步,背過了身去。
                   
                      見此,宋恒便沖那兩個站在一旁的家丁道:“還愣著做什么?”
                   
                      兩個家丁,連忙上前,拿著板子對著宋子凌的屁股打了起來。
                   
                      “啊……奶奶二娘救我……”
                   
                      “好痛啊……”
                   
                      宋子凌大聲的嚎叫著,卻無一人替他求情。
                   
                      看到宋子凌被打,沈婉的心沒來由的抽痛了一下,她不由擰起了眉,用手摸了摸胸口。
                   
                      母子連心,這應該是這具身體的本能反應吧!
                   
                      一直在留意沈婉的宋恒,看到了她的這個舉動,便想,婉兒還是心疼子凌的,看著翎兒挨打,她心里也不好受。
                   
                  ===第137章 處置刁奴===
                   
                  第137章 處置刁奴
                   
                      在宋子凌的一陣鬼哭狼嚎之中,這十五板子總算是打完了。
                   
                      因為不想把這小主子給打壞了,所以那兩個家丁也沒打得有多重,宋子凌的屁股雖然紅了腫了,但是卻并未見血。不過,不躺上兩天,那也是下不了地的。
                   
                      打完后,宋子凌便被劉氏的人給抬回了凌云軒。宋子凌被抬走的時候,還是用充滿怨恨的眼睛,瞪了沈婉一眼。
                   
                      若是換了以前的沈婉,定然會傷心難過好一陣子,但是如今的沈婉,只是對他那怨恨的一瞪,回應了一個淡漠的微笑。
                   
                      宋子凌被抬走的時候,劉氏和宋子玉都也跟著一起走了,只留了林晴雪和她的丫環露珠。
                   
                      林晴雪朝宋恒福了福道:“夫君,妾身也先告退了,子凌哪兒我實在是不放心,得趕緊過去瞧瞧。”她一副十分擔心宋子凌的模樣。
                   
                      宋恒看了站在一旁跟沒事兒人一樣的沈婉,在心里嘆了口氣,柔和的點著頭道:“你快去吧!”
                   
                      子凌挨了打,心里多多少少會有些怨婉兒這個做娘的,她也不說去看看子凌。對這兩個孩子,她真的是打算不管不問不在乎了嗎?
                   
                      “等等……”沈婉出聲叫住了準備離開的林晴雪。
                   
                      “姐姐還有何事?”林晴雪問。
                   
                      “我聽聞如今府里出了新規矩,府里的人要用馬車,都要經過你的同意,方能用馬車是嗎?”沈婉看著林晴雪問道。
                   
                      聞言,宋恒便擰眉看著林晴雪道:“府里何時出了這樣的規矩?”
                   
                      這樣的規矩,很明顯是不合理的。若是各院兒有急事要用馬車,來回通報不是耽誤事兒嗎?還有,若他娘和婉兒要用馬車,還要向晴雪請示,這也于理不合。
                   
                      林晴雪也擰起了眉,她可沒出過這樣的規矩,定是這秋實院的人要用馬車被那馬房的人為難了,那馬房的人亂說的。
                   
                      她忙解釋道:“我并未出過這樣的新規矩,這其中怕是有誤會。近來,這府里的下人們亂用馬車,時常使得,主子要用馬車時,卻無車可用。于是,妾身便出了個,各院下人要用馬車,需得是辦主子吩咐的正事兒才可。若有那不歸各院兒管的要用,需得經過我同意才可。”
                   
                      聽了她的解釋,宋恒點了點頭道:“若是如此,倒也十分合理。”
                   
                      “哦?即使如此,想必那馬房的李二,是有意為難我秋實院兒人了?”看林晴雪的樣子,并非是在說假話。不是林晴雪在針對秋實院兒,而是那李二有意為難。
                   
                      “此話怎講?”宋恒問。
                   
                      沈婉回道:“昨日我與秋菊歸家,發現翎兒昏迷不醒,還吐血。我便連忙讓秋菊座府里的馬車去請大夫,可那李二卻不套車,說府里有新規矩,要用車需得咱們這位小夫人同意。而且,老太太要用車不需經過咱們這位小夫人同意,我要用卻要。無論秋菊歹說好說,就連說她回來后,再去與咱們這位小夫人說都不行。若不是,喬木小哥正巧去了馬房,幫忙套了馬車,送秋菊去請了大夫來,她便只有跑著去了。”
                   
                      聽完沈婉的講述,宋恒直接黑了臉。
                   
                      “府上竟有此等欺主的刁奴,來人,將那李二仗責二十攆出府出。”
                   
                      那李二分明就是有意為難秋實院兒人,不但沒有將婉兒放在眼里,更是在打婉兒的臉。此等刁奴若不嚴懲,府里的人怕是會越發的不將婉兒放在眼里,婉兒便更要與他和離了。
                   
                      聽得宋恒對李二的處置,林晴雪心中很是不快,就這么點兒小事兒,夫君竟然要將人打了攆了,可見那鄉下女人在夫君心中的地位,不減反增。
                   
                  ===第138章 容我稟明緣由===
                   
                  第138章 容我稟明緣由
                   
                      此時此刻,那李二正在馬房的小隔間兒里,愜意的唱著小曲兒喝著茶呢!完全不知,自己大禍將至。
                   
                      打宋子凌的那兩個家丁,一個叫朱三,一個叫王四。因為名字與李二相近,所以三人也算是比較親近。聽馬房的人說,李二在隔間后,他們便直接走進了隔間兒。
                   
                      李二瞧見二人進來了,便忙起身,嬉皮笑臉的看著二人道:“三哥四哥怎么有空過來?”
                   
                      朱三和王四板著臉,也沒向往日那般與他說笑。
                   
                      “隨我們出去吧!”
                   
                      李二楞了一下,見二人一臉的肅色,心里不由有些慌。
                   
                      “兩位哥哥這是怎么了,為何這般嚴肅?”
                   
                      朱三斜了他一眼,道:“莫廢話了,快隨我們出去吧!”
                   
                      這事兒辦完了,他們還得去跟將軍復命呢!這李二也是個蠢人,這大夫人雖然已經不當家了,但卻始終是將軍的原配夫人,是這府里的正經主子。也不是他們這些個做下人的能欺負得了的,他要耍威風,為難人,為難誰不好?偏偏去為難大夫人院兒里的人,乘機打大夫人的臉。
                   
                      這些好了,踢鐵板上了,大夫人直接告到了將軍哪兒去,這李二也完了。而且,看這樣子,將軍也是有意想要殺一儆百,給這府里的下人們提醒兒呢!
                   
                      李二的心里越發的慌了,跟著二人走出了隔間兒,邊走還邊問:“可是出了什么事兒?麻煩兩位哥哥告知,小弟這心里有些慌。”
                   
                      王四沒好氣的,看著李二道:“心慌,不做虧心事兒,你心慌什么?”
                   
                      李二咽了咽口水,他正是做了虧心事兒,所以才心慌??!難不成是因為昨日的事兒?他忽兒又想起了昨日喬木說的話,頓時心跳快得都要跳出嗓子眼兒了。
                   
                      完了,完了,定是喬木跟將軍告狀了。
                   
                      李二原本以為,這朱三和王四會帶他到將軍哪兒去,沒想到,二人走到馬房門口,便要讓他趴在地上。
                   
                      “兩位哥哥這是要做什么?”
                   
                      朱三拿起了,進馬房前放在門口的板子,沖他道“自然是要打你板子,你昨日為難要去給小少爺請大夫的秋菊姑娘,如今將軍已經知曉,特賞了你二十板子。”
                   
                      二十板子?李二瞪大了眼睛,心想,二十板子下去,他這屁股還不得開了花。
                   
                      “我也是按規矩辦事兒,還請兩位哥哥,容我去向小夫人稟明緣由。”他若去跟小夫人說他為難秋實院兒的人,都是在替她出氣,小夫人說不定還能主做免了他這頓板子。
                   
                      王四斥道:“你按的是那門子規矩?這事兒是將軍做的主,你找誰稟明緣由都無用。”
                   
                      都到這個時候了,這個沒皮沒臉的,竟然還有臉說他是按規矩辦的事兒。
                   
                      王三也道:“就是,勸你還是乖乖躺下,這板子,早挨早完,你也別讓我們給你來硬的。到時候,就不是挨個板子這么簡單了。”
                   
                      “我……”看來他今日是逃不了這頓打了,為了少受些罪,李二還是乖乖趴地上了。
                   
                      馬房里的其他人,都看著地上的李二一頭霧水,都在想他是做錯了啥事兒,竟然要挨板子。
                   
                      要知道,這李二也算是他們這馬房的小管事,是他們馬房里最得臉的人呢!府里的小丫頭瞧見了他,都得恭恭敬敬的叫他一聲李二哥呢!
                   
                  ===第139章 引以為戒===
                   
                  第139章 引以為戒
                   
                      “李二哥是犯了什么事兒?竟然要挨板子?”馬房喂馬的一個小廝,向比自己大一點兒的小廝問道。
                   
                      “我也不知道,這都打上板子了,估摸著不是小事兒。”若是小事兒,訓斥幾句,罰點月錢便好,哪里用得著挨板子??!

                  相關文章

                  五月激激激综合网色播

                          <address id="77rnb"></address>

                              <noframes id="77rnb"><form id="77rnb"><nobr id="77rnb"></nobr></form>

                              <form id="77rnb"><span id="77rnb"><th id="77rnb"></th></span></form>
                                <address id="77rnb"></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