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77rnb"></address>

              <noframes id="77rnb"><form id="77rnb"><nobr id="77rnb"></nobr></form>

              <form id="77rnb"><span id="77rnb"><th id="77rnb"></th></span></form>
                <address id="77rnb"></address>

                  老板不要這樣嘛有人啦&巨大蘑菇頭推進濕潤

                     “今日這府里挨打的人還不少呢!先是二少爺在祠堂挨了打,如今又是這李二。”
                   
                      “二少爺是為何挨打?”
                   
                      “不知道,那祠堂沒主子吩咐,也沒人敢進去,我只聽人說二少爺挨了打,卻不知他是因為什么挨打。”
                   
                      “哎喲……我的娘??!好痛啊……”才挨了兩板子的李二,便哭爹喊娘的嚎了起來。
                   
                      這李二畢竟不是孩子,更不是主子,所以這朱三和王四打的時候,都未曾手下留情。
                   
                      李二的嚎叫,很快便吸引了這府里的下人們前來圍觀。前來圍觀的下人們,都在暗猜,這李二是犯了何事兒?
                   
                      二十板子打完,這李二嗓子都喊啞了,屁股也開了花,鮮紅的血,都浸濕了他的褲子。
                   
                      “哎喲……哎喲……”他有氣無力的叫喚著,扭過頭,對站在門口看熱鬧的兩個小廝,用沙啞的聲音道:“你們還愣著干嘛?還不快把我抬進房里,去給我請大夫來。”
                   
                      在這么多人面前挨打,他今日這連也算是丟大發了。都怪那該死的喬木,他不會放過他的。這朱三和王四也不是個東西,枉他還叫他們三哥和四哥,他們也不曉得輕些打,放放水。
                   
                      那兩個小廝正走上前,打算抬李二回房,朱三卻朝二人道:“不用抬他,你們去他房里,將他的東西都收出來。”
                   
                      誒?
                   
                      兩個小廝先是一愣,隨即明白過來,同情的看了李二眼,便去李二住的下人房幫他收東西了。
                   
                      圍觀的下人們,都明白了朱三話里的意思,這讓收李二的東西出來,應該是要將他攆出府去了呀!
                   
                      “這李二到底犯了什么錯?不但要挨板子,還要被攆出府。”平日里總喊李二,李二哥的丫環改了稱呼。
                   
                      “不知道??!”
                   
                      “昨日府里可出了什么大事兒?”
                   
                      “昨日小少爺病了,請了大夫進府瞧病,還把老夫人給驚動了呢!”
                   
                      “對了,我昨日瞧見秋實院兒的秋菊來了馬房。”
                   
                      “秋菊來了馬房,跟這事兒又有什么關系?”
                   
                      那人又道:“我昨日看秋菊來了馬房,應該是來馬房,讓人套馬車送她出去的請大夫的。馬車出府的時候,我正好也出府買東西,卻看見趕車的是喬木小哥。”
                   
                      按理來說,秋菊要座馬車出府,也應該是馬房的小廝趕車送她出府才對??!
                   
                      有那知道李二為人的人道:“難不成,是李二為難了秋菊,不給她套馬車送她出府請大夫,才挨了今日這頓打,還要被攆出府?”
                   
                      “說不準兒還真是這樣呢!”
                   
                      這秋實院兒的人,日后可得罪不得了。
                   
                      李二傻了,沒想到他昨日對秋菊的為難,竟然換來了這樣嚴重的處置。
                   
                      他在這皇城無依無靠,是被賣進將軍府的。他平日里喜歡喝酒也喜歡賭,一文錢沒攢下,還欠著賭坊二兩銀子。他如今又受了傷,若就這么被攆了出去,他日后要如何活?
                   
                      “三哥四哥,你讓他們去收我的東西,應該不是將軍要攆了我吧?”
                   

                   文學

                      朱三居高臨下的看著李二道:“當然是將軍要攆了你。”
                   
                      朱三說完,又看著一眾,議論紛紛猜來猜去的下人們道:“這李二不知本分,有意為難大夫人院兒里的秋菊姑娘,不套馬車送秋菊姑娘出去給小少爺請大夫。他此舉不但未盡身份一個馬夫的職責,更是看不清自己的身份,刻意為難秋實院兒的人,未將大夫人放在眼里。所以,將軍做主,罰他杖責二十,攆出府去。還望大家,以此為戒,莫要重蹈李二的覆轍。”
                   
                      眾人一聽瞬間便明白了,這將軍如此重罰,是在給大夫人出氣呢!
                   
                      雖然他們都不喜歡大夫人,但是往后,這表面上還是要對大夫人恭敬些才是,更不能輕看了秋實院兒的人。
                   
                  ===第140章 沒個當娘的樣子===
                   
                  第140章 沒個當娘的樣子
                   
                      馬房的小廝將李二的東西收來后,朱三和王四便將他架起來,從后門兒丟出了府。
                   
                      凌云軒。
                   
                      二樓的臥房內,宋子凌正趴在榻上干哭著。
                   
                      留著山羊胡的老大夫,正在給他被打得又紅腫的屁股上,用竹片子摸著藥膏。
                   
                      看見孫兒那又紅又腫的大屁股,劉氏心疼的不行,抹著眼淚,再次看著那老大夫問道:“孫大夫,我孫兒這傷,當真不要緊。”
                   
                      雖然這孫大夫說,她寶貝孫兒這傷,并不要緊,在榻上趴兩日,抹上十來天的藥膏便能痊愈。但是,她卻還是不放心,因為她瞧著這傷,并不像不要緊的樣子。
                   
                      孫大夫在心里翻了個白眼,有些不耐煩的道:“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不要緊,不要緊,你要是信不過我,大可以去宮里請御醫來看。”
                   
                      他真是受不了這老太太,他剛一進屋,這老太太便給他說,她本是想請御醫來瞧的。只是拿牌子去宮里請御醫,太過麻煩,耗時太長,才請了他來。好像,他跟那御醫比起來,有多不濟一般。
                   
                      他還沒開始看呢!她便問,她孫兒的傷要不要緊?
                   
                      拜托,他都快老花眼了,又沒有透視眼,怎么曉得她孫兒的傷要不要緊?
                   
                      等他檢查過了吧!跟她說了她孫兒的傷不要緊,抹上幾日藥便好了??墒?,她還是問了三四次,“我孫兒的傷當真不要緊嗎?”這樣的話。
                   
                      她要么是不相信他,在質疑他的醫術,要么就是年紀大了,耳朵不好使了。
                   
                      因為男女有別,宋子凌也是個九歲的半大小子了,所以林晴雪和宋子玉都沒待在臥房里面,而是待在了外間兒。
                   
                      猛的被孫大夫這么一懟,劉氏不由楞了一下,隨即她的臉上便露出了不悅之色?,F在的大夫脾氣都這么大的嗎?
                   
                      被懟的劉氏沒再說話,等孫大夫給宋子凌上完藥后,便讓人送了孫大夫出去,給宋子凌蓋上了被子。
                   
                      孫大夫走后,林晴雪和宋子玉便進了臥房。
                   
                      “我可憐的子凌,可還疼?”林晴雪坐在榻上,輕輕的撫摸著宋子凌的后腦勺。
                   
                      那藥清清涼涼的,抹了藥后,宋子凌已經覺得不那么疼了。但是為了讓他奶奶心疼他,因此責怪他娘,他便癟著嘴道:“疼死了,我日后怕是殘了,再也下不了地了。”
                   
                      “呸呸呸……”劉氏板著臉道:“胡說什么呢!你好生養著,過不了多久便能好了,可不能說那些不吉利的話。”
                   
                      宋子凌吸了吸鼻子道“反正,我快要疼死了。”
                   
                      “哎……”林晴雪嘆了一口氣道:“姐姐也真是的,娘都說了,讓她別告訴夫君,她怎么就不聽呢!咱們子凌本就知錯了,若她不說,子凌也不至于挨這頓打。”
                   
                      她話一落,屋里的三人都變了臉色。
                   
                      劉氏的臉色尤為的難看,于她而言,沈婉不聽她的話,便是沒把她這個做婆婆的當回事兒,是忤逆,是不敬。
                   
                      “為了個外人,讓自己的親兒子挨板子,我是不知道她這個當娘的是怎么想的。而且,子凌挨了打,都這個時候了,她也沒說來看一眼,真不知道,她將自己的兩個孩子當做啥了?”
                   
                      她都對她不忤逆不敬了,那就別怪她在孩子面前,說她這個當娘的不是,讓孩子對她這個當娘的心生怨恨。再說了,她說的本來也就是事實。
                   
                      沈婉這個當娘的,是越來越沒個當娘的樣子了。
                   
                  ===第141章 耳濡目染===
                   
                  第141章 耳濡目染
                   
                      宋子玉姐弟兩聽見劉氏的人話,心中對沈婉的埋怨便越發的深了,既然她這個當娘的,為了一個外人,寧愿自己的親兒子挨打受苦,她們也沒必要再拿她當娘看。
                   
                      宋子凌在榻上躺了兩日才下地,這兩日林晴雪日日去凌軒閣報道,送補湯給宋子凌補身子。
                   
                      而沈婉這兩日一直在照顧翎兒,也未去看過宋子凌一眼。府里的下人,都在私下議論,說宋子凌挨了打,林晴雪這個二娘天天往凌云軒跑,又送湯又送藥,她這個親娘卻看都不去看一眼,也難怪宋子凌姐弟兩個與她不親。
                   
                      這日天氣涼爽,沈婉和秋菊在翎兒房里,讓翎兒教她們識字。因為翎兒不能下榻,二人便在榻上搭了個小幾,脫了鞋,坐在榻上跟他學。
                   
                      “不對,不對,秋菊姐姐,你又寫錯了。”楚翎看著剛將一個字寫到一半兒的秋菊說道。
                   
                      “又錯了???”秋菊手里拿著毛筆,沮喪的看著楚翎。
                   
                      這字兒也太難寫了吧!翎兒都教了她三遍了,她竟然還寫不對。不像夫人只學了一遍便會寫了,而且寫得還挺好的。
                   
                      “嗯,”楚翎提起筆,一邊寫著一邊道:“你看是這樣寫的,先寫艸頭,然后再寫……”
                   
                      楚翎教完后,又讓秋菊寫一遍,秋菊拿著筆,卻遲遲不下筆。片刻后,她將毛筆放在了筆架上,直接放棄了。
                   
                      “算了,算了,我不學了,我天生就不是讀書識字的料。”
                   
                      楚翎板著小臉,十分嚴肅的道:“秋菊姐姐,這才剛開始呢!你怎么就打起退堂鼓了?”
                   
                      “我蠢笨得很,你教了幾遍我都未能學會,不像夫人你只教一遍便會了,可見我壓根就不是這塊料。”
                   
                      沈婉開口道:“并不是你蠢笨,你才開始學習,自然是會比較慢的。那些剛啟蒙的孩子,一個字不也是要學上十幾遍才能寫得會嗎?”
                   
                      是嗎?楚翎皺了皺眉,反正他剛啟蒙的時候,都是太傅教一遍他便會寫,會念,懂其意了。
                   
                      “可夫人你學一遍便會了,而且字寫得還寫得那般好。”秋菊覺得夫人這么說,完全實在安慰她,其實她就是個蠢笨之人。
                   
                      “我學一遍便會,那是因為我父親就是教書先生,我雖未正兒八經的學過,但是從小耳濡目染,學起來自然要比旁人快些。”其實,她這字兒還可以寫得更好一些的,但是為了不讓她們疑心,她還特地將字寫得歪歪扭扭了一些。雖然,她原本這毛筆字,寫得并不怎么好。
                   
                      聽了沈婉的話,秋菊轉念一想,心道:也是,夫人雖然以前未曾學過,但是她父親卻是教書先生,她沒吃過豬肉,卻見過豬跑,自然會比我學得快些。
                   
                      思量了一番,秋菊又將毛筆重新拿了起來,咬著唇,一筆一劃,十分認真的在宣紙上寫著。
                   
                      寫完后,她有些忐忑的看著翎兒,也不知自己寫對了沒?
                   
                      楚翎笑著道:“這不就寫對了嗎?”
                   
                      聽翎兒說她寫對了,秋菊也十分高興的笑了起來,她終于寫對一個字了。
                   
                  ===第142章 送衣裳首飾===
                   
                  第142章 送衣裳首飾
                   
                      秋菊成功的寫好了一個字便信心大增,漸入佳境,又一連學會了好幾個字。
                   
                      “叩叩叩……”屋外響起了敲門聲。
                   
                      “大夫人在嗎?”
                   
                      “我去看看,”秋菊下了榻,走出了房門。
                   
                      她走到院門口,將院門拉開,只見浮云閣的柳枝,正捧著一套嫣紅色的衣裳,還有一套首飾在門口站著。
                   
                      見此,秋菊微微一愣,暗想這浮云閣的人,捧著衣裳首飾來她們秋實院兒做甚?
                   
                      “秋菊姐姐好。”柳枝以前便是將軍府的,與秋菊關系尚可,所以對她很是恭敬。
                   
                      秋菊微微點了點頭,開口問道:“你這是來做什么的?”
                   
                      柳枝笑著回道:“這明日不是流芳郡主十五歲的生辰,仁王妃下了帖子,請了大夫人和小夫人。小夫人怕大夫人,沒有合適的衣裳首飾,便特地挑了身沒穿過的好衣裳,和首飾讓我給送了過來。”
                   
                      這小夫人想得可真是周到,還讓她給大夫人送衣裳首飾過來,大夫人那些寒酸的衣裳,的確是不合適去仁王府穿。
                   
                      秋菊一聽,直接黑了臉。
                   
                      “不用了,你拿回去吧!我家夫人有衣裳穿,不用人家不穿的。”
                   
                      就算她家夫人沒有衣裳穿,沒有首飾戴,也用不著穿她林晴雪不穿的衣裳。林晴雪拿衣裳首飾來,瞧著是好心好意,實則是在羞辱她家夫人。一個正牌原配,落得要一個平妻賞衣裳首飾穿戴。
                   
                      聞言,柳枝不由一愣。小夫人好心送衣裳首飾給大夫人穿戴,這秋菊姐姐的反應怎會如此呢?
                   
                      她想了想,解釋道:“這不是小夫人不穿的,是新做還沒穿過的。”
                   
                      “不管她是新做的,還是不穿的,我家夫人都不需要,你拿走吧!”說完,秋菊也不等柳枝說話,便直接將院門兒給關上了。
                   
                      “這……”柳枝左右看了看,跺了跺腳,一扭頭氣沖沖的走了。小夫人好心讓她送衣裳首飾來,這秋菊竟然還不領情,當真是不識好歹。
                   
                      “誰???”沈婉抬起頭,看著黑著臉進屋的秋菊問道。
                   
                      這是誰來了?竟然將這小姑奶奶的臉都氣黑了。
                   
                      秋菊走到榻邊坐上,撅著嘴回道:“浮云閣的柳枝。”
                   
                      “浮云閣的人來做什么?”沈婉有些好奇。
                   
                      “明日流芳郡主十五歲生辰,仁王妃給了請帖,請了大夫人。浮云閣哪位,怕夫人沒衣裳首飾穿,特地讓柳枝給送了過來,我沒要。”
                   
                      “哦……”沈婉點了點頭道:“沒要是對的,我也沒打算去。”
                   
                      至于那林晴雪送衣裳首飾過來,是真心為她著想,還是有意讓她難堪,也只有她林晴雪最清楚了。
                   
                      “不去怕是不好。”秋菊擰起了眉,畢竟這仁王妃是請了她家夫人的。若是夫人不去,便顯得她不識禮數。說不定仁王妃還會因此覺得,她們家夫人未將她放在眼里呢!
                   
                      這仁王妃是這皇城中,頂尊貴的人,是當今皇上的皇嬸,可不能得罪。
                   
                      沈婉不以為然的道:“有什么不好的?以前那些什么老夫人祝壽,小公子娶親,我不也沒去過嗎?”
                   
                  ===第143章 準備禮物===
                   
                  第143章 準備禮物
                   
                      原主不善交際,這皇城中的貴婦也瞧不上她,她去不去也沒什么關系。她去了,無非也是讓人看笑話罷了。
                   
                      “畢竟仁王妃是請了夫人的,夫人若不去,仁王妃怕是會不高興。這仁王妃是皇城中頂尊貴的人,可得罪不得!”
                   
                      沈婉擰起了眉,看著秋菊道:“這么說來,我是非去不可了?”
                   
                      秋菊點了點頭道:“非去不可,而且,這也是流芳郡主的及笄之禮,這禮物也不能少。”
                   
                      這明日便是郡主生辰,只有半日時間準備禮物,實在是太過倉促。
                   
                      一般這請帖都會提前幾日送到,那林氏如今才告知她們仁王妃請了夫人去,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為之,想讓夫人在仁王府丟臉。
                   
                      沈婉用手抓了抓頭發,擰眉道:“腦殼痛。”她最不擅長的便是給人準備禮物,而且這對方還是個古代少女。
                   
                      少女們喜歡的都是什么?衣裳首飾,胭脂水粉?那流芳郡主身份尊貴,應該也不缺這些東西吧!要是那流芳郡主是個現代姑娘多好,她還能送她個包什么的!
                   
                      楚翎看著沈婉道:“娘可是在苦惱給流芳郡主準備什么禮物?”
                   
                      “嗯……”沈婉點了點頭。
                   
                      “翎兒以為,禮物不在貴重,貴在心意。”
                   
                      沈婉幽幽的看了翎兒一眼,這個還用他說嗎?就算是貴在心意,那也得是能拿得出手的好東西才成??!而且這時間緊,任務重她壓根沒辦法去用心準備。
                   
                      為了不出錯,她決定送一個中規中矩的禮物。
                   
                      “秋菊,你在家中看著翎兒,我出去一趟。”她打算去街上轉轉,買個價格適中的首飾做禮物。
                   
                      于是,沈婉便獨自一人出了將軍府。
                   
                      林晴雪聽下人說沈婉出府了,知道她是去準備禮物禮物去了,便笑了。就這短短半日,她倒是要看看這小氣又摳門兒的鄉下女人,能準備出什么好禮物來。
                   
                      “二娘……”宋子玉火急火燎的跑進了浮云閣。
                   
                      “怎么了?”林晴雪管理了一下表情,柔聲看著跑進屋的宋子玉問道。
                   
                      宋子玉在林晴雪面前轉了一圈兒,滿是期待的看著她問道:“二娘你幫我看看,我明日穿這身衣裳去可好?”
                   
                      她穿了一身,水紅色的廣袖齊胸襦裙,襦裙上繡著精致海棠花,和翩翩飛舞的蝴蝶。這衣裳顏色鮮艷,襯得她比三月里的桃花還要嬌艷幾分。
                   
                      林晴雪點著頭道:“這衣裳很是好看。”
                   
                      林晴雪嘴上說著好看,心里卻在罵宋子玉蠢貨。明日是流芳郡主的及笄之禮,這流芳郡主才是主角。她這身衣裳雖好看,但是卻太過招搖,穿著去參加流芳郡主的及笄之禮,更是喧賓奪主。
                   
                      “那我明日就穿這一身去了。”明日,她定要將平日里都瞧不起她那些小姐貴女們,都給壓下去。
                   
                      “對了二娘……”宋子玉走到了林晴雪身邊去。
                   
                      “我還差套配這衣裳的頭面兒。”
                   
                      林晴雪的太陽穴突了突,這個蠢貨定然又是要問她要東西了。
                   
                      “前些日子不是才給你買了一套嗎?”還花了她五百兩銀子呢!
                   
                      “哪個與我這衣裳不配,二娘不是有一套紅寶石的頭面兒嗎?借子玉明日戴戴可好?”她雖然說的是借,但是二娘疼她,定會直接將那套頭面兒給她的。
                   
                      這蠢貨還真是會選,竟然看上了她那套紅寶石的頭面兒。那是她娘的陪嫁,價值白銀千兩,她自己都未曾戴過幾次。而且,她若是借給了這蠢貨戴,便收不回來了,天知道這蠢貨從她這兒薅了多少好東西走。
                   
                  ===第144章 貪得無厭===
                   
                  第144章 貪得無厭
                   
                      見林晴雪沒有言語,宋子玉便扯著她的袖子嬌聲道:“怎么了?二娘可是舍不得?”
                   
                      當然,她這么說是開玩笑的,二娘待她極好,對她向來是有求必應的,又怎么會舍不得一套頭面兒呢!
                   
                      林晴雪咬著后槽牙,面上卻笑著道:“當然不是。”
                   
                      她對這宋子玉向來是有求必應,要什么她便給什么?如今,這蠢貨又問她要紅寶石頭面兒,她自然也是無法拒絕的。
                   
                      “謝謝二娘。”宋子玉十分歡喜的抱著林晴雪說道。
                   
                      “呵呵呵……”林晴雪拍著宋子玉的背輕聲笑著,臉上卻沒有一絲笑意。
                   
                      林晴雪讓林嬤嬤將紅寶石頭面兒拿了出來,然后交給了宋子玉。
                   
                      “真漂亮。”宋子玉打開裝著紅寶石頭面兒的匣子,一雙眼睛都發著紅色的亮光。
                   
                      林嬤嬤瞧著宋子玉一副十分喜歡的模樣,怕自家小姐這套頭面兒會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便出聲道:“大小姐,這套紅寶石頭面兒是我家小姐娘親的嫁妝,你可得小心佩戴,莫要摔壞了,更莫要弄丟了。”
                   
                      她這么說,是想讓這大小姐明白,這套頭面兒對于她家小姐而言意義非凡,好讓這說了借的大小姐,戴了之后便給還回來。
                   
                      宋子玉捧著匣子道:“嬤嬤和二娘放心,這既然是二娘娘親的嫁妝,我自然會好好保管,細心珍藏的。”
                   
                      好好保管?細心珍藏?
                   
                      林晴雪和林嬤嬤的眼角都不由抽了抽,她這話里的意思是,要將這紅寶石頭面兒據為己有了嗎?她不是說借的嗎?
                   
                      沒錯,這宋子玉是不打算還了,因為以前她問她二娘借首飾戴的時候,她二娘都說“說什么借?你既然喜歡二娘便給你了。”
                   
                      所以,對她而言,只要是她喜歡的東西,她開口說了借,二娘給她了,那東西便是她的了。
                   
                      接著,宋子玉便高高興興的抱著頭面兒離開了浮云閣。
                   
                      她一離開,林晴雪便拍著桌子道:“這個貪得無厭的東西,當真是想把我這兒的好東西,都給搬了去。”
                   
                      林嬤嬤嘆了一口氣道:“小姐太慣著她了,她要什么你便給什么,才讓她越發的貪得無厭,看見你這里的好東西便想都要了去。”
                   
                      林晴雪黑著臉道:“我又何嘗不知,是我慣出來的??晌胰舨粦T著她,對她有求必應,她又怎么會待我比她親娘還親?”
                   
                      宋家這兩個蠢貨對她的好感,還不是她靠給她們好東西給堆積起來的。
                   
                      “罷了,不說了,她什么好東西都想要,且看她明日在仁王府能討什么好果子吃?”
                   
                      明日那鄉下女人也會去,宋子玉有什么問題,旁人自然會說她這個當娘的。想到明日,她母女二人在仁王府丟人,被人嘲笑,林晴雪的心情頓時好了許多。
                   
                      再說沈婉出了將軍府后,便走上了最繁華,商鋪最多的正街。
                   
                      她從街邊小攤兒,看到了大鋪子,都未能挑中合適的禮物。
                   
                      挑了一個時辰后,她走進了一間,門面兒很大很氣派的鋪子。那門上的匾額上,赫然寫著‘珍寶閣’三個大字。
                   
                      “夫人想挑點兒什么?”模樣清秀,穿著干凈得體的伙計向沈婉走了過來。
                   
                      沈婉道:“想給一個要及笄的小姑娘挑個禮物。”
                   
                      那伙計想了想笑著道:“既是及笄的禮物,送簪子是最好不過的,不知夫人想挑個什么價位的?”
                   
                      今日這來挑及笄禮物的人還真是不少呢!樓上有兩位還正在挑著呢!
                   
                      沈婉想了想道:“不能太便宜,但是也不能太貴了。”
                   
                      太便宜了拿不出手,太貴的她又舍不得。
                   
                  ===第145章 巧遇慕容離===
                   
                  第145章 巧遇慕容離
                   
                      聞言,那伙計想了想道:“我們二樓有許多的簪子,和手鐲之類的首飾,不如夫人上樓去挑挑吧!”
                   
                      這位夫人的穿著打扮,瞧著雖然不華麗,但是也不差,他也不知什么價位對她而言,算貴?
                   
                      “也好!”沈婉點了點頭,直接上了二樓。
                   
                      二樓有好幾個柜臺,簪子珠花,手鐲項圈兒應有盡有。
                   
                      “夫人,這兒都是簪子,有玉的,金的,還有珍珠的。”伙計領著沈婉往擺著簪子的柜臺走。
                   
                      那柜臺前,還站著一白一青一黑的三個男子。
                   
                      “咦……”沈婉瞧著站在柜臺前的三個身影十分熟悉。
                   
                      聽見她咦這一聲的白衣男子轉過了頭。
                   
                      “沈夫人?”慕容離挑了挑眉,沒想到竟然會在此處遇見自己的救命恩人。
                   
                      方才,他還和清揚提起她呢!先下便遇見她了,他們可真是有緣??!
                   
                      云清揚轉過頭,也看見了一身素衣的沈婉。這可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前幾天他們才見過,今日便又遇見了。
                   
                      “沈夫人。”云清揚朝沈婉拱了拱手。
                   
                      穿黑衣服的人,是慕容離的護衛慕青。他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卻沖沈婉抱了抱拳。
                   
                      沈婉也沒想到今日會在此處遇見他二人,笑著朝她們走了過去。
                   
                      “慕容世子,云公子。”
                   
                      那伙計有些意外的看了沈婉一眼,沒想到,她竟然與這慕容世子和云公子認識??磥?,這位夫人的身份也不簡單呢!
                   
                      云清揚臉上掛著和煦的笑,看著沈婉道:“我方才還跟慕容兄說起夫人您呢!您便來了。”
                   
                      “說我什么了?”沈婉挑眉,他們這兩個翩翩君子,應該不會說她的壞話吧!
                   
                      慕容離用折扇擋住唇,笑著道:“說沈夫人您是百年一遇的天才。”
                   
                      未能識字,便能對得出那千古絕對,可不是百年一遇的天才嗎?這個沈夫人,可真是個奇人,總能帶給他驚喜。
                   
                      “嗯……”沈婉用食指點著臉頰,一本正經的道:“這個我無法否認。”
                   
                      聞言,慕容離,云清揚,慕青,還有那伙計皆是一愣。
                   
                      慕容離和云清揚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終開懷的笑了起來。
                   
                      “哈哈哈……”
                   
                      這個沈夫人可真是一點兒都不謙虛,當真是有趣,率真得緊。
                   
                      “你們兩個……”沈婉看了慕青一眼,改口道:“你們三個大男人,來著賣姑娘家首飾的地方來做什么?莫不是給心上人買首飾的?”
                   
                      慕容離忙道:“非也,明日我小姨生辰,我是來給她挑禮物的。”
                   
                      也是明日生辰,明日過生日的人還真不少呢!
                   
                      沈婉清楚這慕容離與那流芳郡主的關系,所以壓根不知道,慕容離的小姨與流芳郡主是同一人。
                   
                      仁王是先帝同父異母的兄弟,是當今圣上的皇叔,慕容離也該叫一聲叔公,他的女兒,自然便算的上是他的小姨了。
                   
                      沈婉道:“正巧,我也是來給人挑生辰禮物的。”
                   
                      “沈夫人是來給誰挑的?”云清揚問。
                   
                      沈婉皺了皺眉道:“給那個什么什么郡主……”
                   
                      “可是流芳郡主?”
                   
                      沈婉點了點頭道:“沒錯,正是流芳郡主。”
                   
                      云清揚笑著道:“那可真是巧了,我們也是來給流芳郡主挑生辰禮物的。”
                   
                      他們也是來給流芳郡主挑生辰禮物的?這慕容離不是說來給他小姨挑生辰禮物的嗎?難不成,他小姨和流芳郡主是同一個人?
                   
                      “等等,小老弟,你今年多大?”沈婉看著慕容離問道。那流芳郡主明日及笄,這慕容離該不會比她還小吧?
                   
                      慕容離道:“剛過十九,”他知她是對他和流芳郡主的關系不太明白,便解釋道:“仁王是我娘長公主的皇叔,流芳郡主雖然年紀比我小,但是卻長了我一輩兒。”
                   
                      “哦……”沈婉點了點頭,明白了。
                   
                      這個時代的人,本就是三妻四妾,皇室更勝,所以這兄弟姊妹之間的年紀差距自然是會有些大的。是她一時沒想明白,有些混亂,大驚小怪了。
                   
                      “既然那流芳郡主是你小姨,你來幫我參考參考,送個什么禮物給她才合適?”她雖然不想出風頭,但是也不想買一個那流芳郡主不喜歡的禮物給她。不然,到時候又惹得一堆人來嘲笑她。人人都知她小氣摳門,對于她送的禮物,自然是會格外關注的。
                   
                      慕容離拿起了他已經挑好的,一支十分通透,做工精致的青蓮玉簪,對沈婉道:“我雖然與她算不得有多親近,但是卻知,她喜蓮,愛玉。”
                   
                  ===第146章 拱手相讓===
                   
                  第146章 拱手相讓
                   
                      慕容離的性子本來就有些冷淡,在這皇室之中,也就與他那皇上舅舅和皇外祖母要親近一些。他與那流芳郡主,也不過就是多見過幾次面的人而已。
                   
                      那流芳郡主是個清高之人,不喜黃白之物,更不喜大紅大紫的艷俗之色。只喜歡玲瓏剔透冰清玉潔的玉,還有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的蓮花。
                   
                      “若你送這支簪子給她,她應該會喜歡。”他將手中的青蓮玉簪遞給了沈婉。
                   
                      云清揚有些意外的看著慕容離,這可是他挑了許久才挑到的,他竟然這般輕易的讓給了這沈夫人。
                   
                      他知道他們是認識的,但是,他們這關系也沒有親近到,慕容要將自己挑好的禮物,讓給這沈夫人的程度吧!
                   
                      沈婉看了那簪子兩眼,瞧著是不俗,便伸手接過道:“那我聽你的。”
                   
                      “小兄弟,幫我將這支簪子找個好看的盒子裝起來,我要了。”她說這將簪子,遞給了站在她身后的伙計。
                   
                      “這……”那伙計有些為糾結的看了沈婉一眼,這簪子可要三千兩銀子,不管她是不是有錢人,這簪子對她而言都算比較貴的了。她方才可說了,不要太貴的,也不要太便宜的。
                   
                      “怎么了?”沈婉問。
                   
                      那伙計想了想,開口道:“這簪子要三千兩銀子。”
                   
                      “三……”沈婉差點兒被自己的口水嗆到。她沒想到,就這么小小的一支簪子竟然要三千兩銀子。這么說來,她賣硯臺賺的三千兩銀子,就要這么沒了。
                   
                      不行,那流芳郡主與她非親非故的,她實在沒必要為了送她個禮物花這么多銀子,這銀子她可是要留著買莊子的。而且,她本來也只是打算,拿個五六白兩出來給那郡主買禮物的,三千兩實在是超出她的預算太多。
                   
                      “這個太貴了,我還是另選一個吧!”沈婉將手上的簪子遞回給了慕容離。
                   
                      慕容離沒接,道:“這簪子值這個價,不算貴,銀子我付,你拿去送禮便是。”
                   
                      這皇城中的人,大多都覺得她是個善妒,摳門的鄉下婦人。明日,她去仁王府,旁人對她自然會格外關注,說不定都等著看她的笑話。若是她送的禮物上不了臺面兒,不被流芳郡主所喜歡,少不得要嘲笑她一番。
                   
                      云清揚瞪大了眼睛,驚訝的看著慕容離,他對這沈夫人也太大方了吧!不但要將他挑好的禮物拱手相讓,還要幫忙付銀子。他與他相識數十年,他也未曾對他如此大方過。
                   
                      “這不太好吧!”她要買來送人的禮物,他來付銀子,而且金額還不小,這似乎有些不太合適。
                   
                      慕容離道:“沒有什么不好的,不過區區三千兩銀子而已,沈夫人就當我是在報恩吧!”當然,這沈夫人對他的救命之恩,也不是這區區三千兩銀子便能報得了的。
                   
                      區區三千兩銀子?嘖嘖嘖,這慕容世子還真是個有錢人,這三千兩銀子對他這個有錢人而言,應該就是九牛一毛吧!
                   
                      這沈夫人竟然還對慕容里有恩,他怎么不知道?云清揚很是好奇,直想拉著慕容離問個清楚明白。
                   
                      沈婉想了想,看著慕容離道:“那我就厚著臉皮讓你買單了。”
                   
                      于是,慕容離幫沈婉付了銀子,那伙計將簪子用雕著蓮花的黃花梨盒子裝好,交給了沈婉。
                   
                      那慕容離和云清揚,一個挑了一個玉墜子,一個挑了一對兒玉鐲,付了銀子后,與沈婉一同出了珍寶閣。
                   
                  ===第147章 求夫人賣我些===
                   
                  第147章 求夫人賣我些
                   
                      出了珍寶閣,云清揚抬頭看了看天上的太陽,提議道:“到吃午飯的時候了,不如咱們一道去摘星樓用飯吧!”
                   
                      他又想吃摘星樓的泡菜,酸豆角肉沫,還有酸羅卜老鴨湯了。如今這摘星樓的酸羅卜老鴨湯可是名滿皇城,因為那不但是貢菜,還是讓皇上和太后還有后妃們都贊不絕口的佳肴。所以每日都有許多人,在還沒開門的時候便去排隊。聽聞,有些人家,天還未亮便派府里的下人去摘星樓的門口排隊了。
                   
                      這酸羅卜老鴨湯不過才推出區區幾日,便成了這皇城之中,有銀子都吃不到的佳肴。
                   
                      今日,他跟著這摘星樓的東家一同去,或許還能吃上。他家祖父吃過一次后,這兩日也在念叨著,若今日能吃上,他也可以給祖父帶些回去。
                   
                      “沈夫人可方便?”慕容離看著沈婉問道。
                   
                      沈婉點了點頭道:“方便。”
                   
                      這里離摘星樓也不遠,吃了飯再回去也是可以的,她也沒什么不方便去的。
                   
                      于是,四人便一同,朝摘星樓的方向而去。
                   
                      慕容離和云清揚都是這皇城之中,人人都知道的名人,二人才貌出眾,走在街上自然是十分的引人注目。而,沈婉一個女子,與他們走在一起,自然便引得不少人,向她投去了好奇探究的目光,都在猜測她的身份。
                   
                      走了約莫一刻鐘,四人來到了摘星樓,樓里的位置都已經坐滿。見他們來了,趙掌柜便忙將他們引到了二樓,以備不時之需留著的雅間。
                   
                      “世子今日要吃什么菜?”趙掌柜一邊倒著茶,一邊出聲問道。
                   
                      其實,這種事兒,本應該是小二來做的,可是這客人太多了,小二們忙的抽不開身,只有他來招呼世子了。
                   
                      “沈夫人,云兄你們想吃什么?”慕容離看著二人問道。
                   
                      沈婉輕輕的用手指叩著桌子道:“我吃什么都可以。”
                   
                      她不怎么挑食,而且這摘星樓的菜味道都很好,她都可以吃。
                   
                      云清揚直接開口道:“泡菜,酸豆角肉沫,兩份酸羅卜老鴨湯,其他的您看著上。”
                   
                      “這……”趙掌柜面露為難之色。別說兩份了酸羅卜老鴨湯了,現在連半份的都沒有。
                   
                      “不會是都沒了吧?”云清揚有一股不祥的預感。
                   
                      趙掌柜道:“還真是沒了,剛開門沒半個時辰便賣光了。”
                   
                      “哎……”云清揚嘆著氣,搖了搖頭道“我原本以為跟著這世子爺來,能吃上這些菜,沒想到還是吃不上。”
                   
                      慕容離笑了笑,沖趙掌柜道:“您老看著上些招牌菜便好。”
                   
                      “好。”趙掌柜應了一聲,便退出了雅間。
                   
                      云清揚的手肘撐著桌子,手掌托著下巴,情緒有些低落的看著窗外。
                   
                      見他如此,慕容離只覺得有些好笑。
                   
                      “你當真那般想吃泡菜,酸豆角,還有酸羅卜老鴨湯?”
                   
                      云清揚斜了他一眼道:“若不是為了它們,我也不會提議來你這摘星樓來吃飯。跟著你這個東家都吃不上這些菜,慕容離你這個東家做的也太失敗了。”
                   
                      慕容離笑著道:“你若想吃,或許可以求求沈夫人。”
                   
                      這沈夫人每日給摘星樓供應的量就那么些,還得往宮里送,賣完便沒有了,就算他這個東家想吃,沒提前說讓店里留,也吃不上。
                   
                      “沈夫人?”云清揚看向了沈婉,不明白慕容離為何要讓自己求她。
                   
                      沈婉正喝茶呢!聽慕容離點了她的名,這云清揚還一臉懵的看著她,便放下了茶杯,對慕容離道:“要是你們摘星樓沒意見,我是不介意送些泡菜,酸豆角和酸羅卜給云公子的。”
                   
                      聞言,云清揚瞬間明白了過來,有些激動的看著沈婉道:“那泡菜,酸豆角還有酸羅卜,都是出自夫人之手?”
                   
                      “嗯。”沈婉點了點頭。
                   
                      云清揚忙道:“求夫人送我些,不,賣我些。”
                   
                      慕容離笑著搖了搖頭,為了些吃的,這東宸第一才子都用上求字了,真該讓他那些仰慕者來聽聽。
                   
                      “慕容世子?”沈婉看向了慕容離。
                   
                      慕容離笑著道:“我不介意。”
                   
                      “那好,等會兒吃完午飯,云公子隨我去取吧!”
                   
                      “太好了。”云清揚高興得拍起了手。
                   
                      沒過一會兒,飯菜便上來了,為了能早點兒去拿泡菜,云清揚十分迅速的吃完了飯。不過,他雖然吃完了,但是沈婉和慕容離卻還未吃完,所以他還是得等他們。
                   
                      飯罷,茶也沒喝,云清揚便催促著慕容離和沈婉出了摘星樓,坐著馬車往小作坊而去。
                   
                  ===第148章 兇狠的小奶狗===
                   
                  第148章 兇狠的小奶狗
                   
                      四人坐著馬車到小作坊的時候,知秋和秀娟也剛吃完飯沒一會兒,正在院兒里洗蘿卜。
                   
                      馬車剛一停下,那拴在院兒外的兩只小奶狗便叫喚了起來。
                   
                      “嗷嗚……嗷嗚……”
                   
                      跳下馬車的慕青,看著拴在門口,一跳一跳的叫喚著的灰色小奶狗,嘴角不由抽了抽。用這么小的兩只小奶狗看門戶,似乎有些不太合適。
                   
                      知秋和秀娟聽見小奶狗的叫聲,以為是有人路過,便也沒有在意。
                   
                      “小奶狗?”沈婉下了馬車,看著門口的兩只小奶狗也有些意外。她是有讓知秋她們買狗來看家護院,但是這兩只狗兒未免也太小,太可愛了些。依她看,這兩只小狗兒不但不能看家護院,拴在外面,還得防著別人將它們給偷了去。
                   
                      沈婉彎下腰,想要去摸摸那小奶狗的頭,那小奶狗卻抬起頭,面露兇相,張嘴便要咬她的手。

                  相關文章

                  五月激激激综合网色播

                          <address id="77rnb"></address>

                              <noframes id="77rnb"><form id="77rnb"><nobr id="77rnb"></nobr></form>

                              <form id="77rnb"><span id="77rnb"><th id="77rnb"></th></span></form>
                                <address id="77rnb"></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