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77rnb"></address>

              <noframes id="77rnb"><form id="77rnb"><nobr id="77rnb"></nobr></form>

              <form id="77rnb"><span id="77rnb"><th id="77rnb"></th></span></form>
                <address id="77rnb"></address>

                  兩個男生各吃我一邊胸——辦公室嬌妻沉淪趙雪晴

                    瘸子杜元目瞪口呆的看著來自荒靈地的九境女子修士……果兒!

                      “你們……你們居然會和這個孽障聯手?”

                      果兒神色復雜的點了點頭,略帶歉意的低頭福身、輕聲說道:“此一時彼一時也……杜元,此事乃是荒靈地與白野城主和兩界村的一次合作!此事……明心也已經同意了!”

                      “什么?老瞎子已經知道了?”

                      白野微微一笑抬手將一只紙鶴放了出來,紙鶴飄落在瘸子杜元的掌心……

                      明爺低沉嘶啞的聲音從紙鶴之中傳出……

                      “瘸子!跟桃爺說……就按白野說的辦!京城……太華宗……鎮守城……兩界山!劍殺一條線。殺人,救人、斬仙!”

                      杜元神色變幻了一番,點了點頭、然后看了看已經閉目養神卻滿臉痛苦神色的老骷髏……

                      一旁的大黑收回巨大兇悍的法相,不屑的瞥了荒靈地的九境女子修士果兒一眼,轉身走回了村里。

                      老骷髏桃爺疲憊的揮了揮手:“去吧!隨你們折騰了……如果成了,我就帶著土地廟石碑和大黑跟你們搬到兩界山里面去……死了,老子也不會給你們收尸……”

                      杜元低頭不語,果兒對著老骷髏深施一禮……白野微微一笑。

                      三炷香的時間。

                      杜元加上九境修士果兒還有一身破碎白衣笑吟吟的第十一鎮守城的城主白野,三個人齊齊的看向呂不煩……

                      呂不煩低頭想了想……“我去和大黑說……”

                      大黑臥在呂不煩的院子里,閉著眼睛。

                      呂不煩輕手輕腳的坐到旁邊,沉默不語。

                      一道晦澀的聲音隱隱約約在呂不煩的心底響起……“要是我出手了,就得跟著兩界村藏進兩界山里面……以后,我就不能陪著你出去走了。”

                      呂不煩點點頭:“我知道,可沒臉沒皮村正的仇,應該報!還有……還有那個高高在上的仙人,還有欺壓百姓的太華宗……那些人,都該死!”

                      “你真的想明白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了嗎?”

                   文學

                      “沒有……我挺笨的,知道這些人都在互相算計……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目的吧!”

                      “你呢?”

                      “我只信自己看到的,還有對我好的!”

                      “你這是一葉障目……是心障,將來會影響你登頂大道的……”

                      “大道到底是什么?我修煉了道人經……也是個練氣士了,可還是想不明白修道到底是為了什么……”

                      “道是天地至理……”

                      “既然是天地至理那就是最大的道理!可那些仙門修士為什么還會打打殺殺做那些讓老百姓活不下去的事情呢?”

                      “道理抵不過人心……”

                      呂不煩坐了許久,然后恭恭敬敬的對大黑躬身施禮……

                      大黑閉上眼睛站了起來,轉身向著村口的大石頭那里走去……

                      “我會和另外一具軀殼融合,大戰之后我會收斂氣息沉睡許久。你要小心……”

                      呂不煩大聲問道:“你為什么對我這么好?”

                      大黑停下腳步,想了一下:“你曾經是我最渴望的那種食物……可是有一位存在卻不允許我吃。”

                      “他是誰?”

                      “他已經死了……”

                      大黑走了,一步邁出走到了那塊大石頭上面,然后輕輕的走道另外一條大黑的旁邊……輕輕的臥了下來,兩條大黑就這么融為一體、繼續沉睡著……

                      白野低頭不語,良久才抬頭笑道:“今日傍晚,南疆六郡十九城里都會有人揭竿而起反抗太華宗和大晉朝廷……”

                      杜元愣了一下:“你安排此事有多久了?”

                      一旁的九境女修果兒看了杜元一眼:“別糾結這些事情了……當初翻山十二人里面就有人主張聯合大晉王朝,只是我們都都覺得這件事簡直就是妄想……”

                      白野躬身施禮緩步后退:“桃爺老祖……杜元師父,果兒前輩……在下告退了,荒靈地的大軍可選擇同時進逼兩界山!定會有所收獲……若是愿意,荒靈地大軍直接掃平大晉南方的兩座鎮守城和兩大仙門也不是沒有機會……”

                      果兒冷冷的看著白野:“若是能夠親手取下你的人頭,也算了卻一樁心事……”

                      白野哈哈大笑……“這頭顱還是留給我的師門最好!各位……告辭!”

                      白野一揮衣袖,化作一縷清風消散無蹤。

                      老骷髏一聲不吭鉆到矮小的土地廟里不再出來,大黑臥在大石頭上面酣睡不醒。

                      杜元坐在村口看著荒靈地的修士果兒,果兒則看著一旁一聲不吭的呂不煩。

                      “你叫呂不煩?”

                      “是的。”

                      “你想進荒靈地修行嗎?”

                      “不想……”

                      果兒笑了笑:“要是能跟我進了荒靈地,以后你就可以經??吹侥阆矚g的那個小丫頭了。”

                      呂不煩認認真真的說道:“以后我會憑自己的本事去荒靈地里看她!”

                      “哦?你不怕嗎?那些反出仙門的修士,不乏五境七境的金丹修士或武道宗師……他們都不敢輕易進荒靈地,你不怕死嗎?”

                      “怕,但我也怕活得不明不白。”

                      果兒愣了一下,回頭看了看旁邊的瘸子杜元。

                      杜元呵呵一笑一挺胸膛:“呵呵,老子也想娶媳婦……可也怕娶了來后整天受氣!戴了綠帽子也不敢吭聲的那種……”

                      “你個死瘸子……”

                      果兒咬了咬牙白了這個沒正經的杜元一眼,轉身離開了……

                      “兩界村交給你了,我會派人潛入大晉京城接應老瞎子和聾子他們幾個,斬殺仙人之后兩界村立刻搬遷……”

                      “知道了!這件事……我們記下了!”

                      果兒回眸看了一眼,瘸子杜元一臉冷素面無表情的看著自己……

                      果兒略帶愧疚的嘆息一聲:“以后或許你們會明白的,荒靈殿也有自己的苦衷……”

                      杜元一言不發。

                      呂不煩起身離開,回到小院子里進房開始收拾行李……要打架了,這次可能很危險。過后村子會搬走……得帶些東西呢!

                      呂不煩拿出兩件芥子物,芥子物里面的空間不大,但也有足五尺見方的虛無空間。

                      呂不煩看了看梁上的臘肉,還有自己曬得筍干,幾件衣物鋪蓋還有明爺每天躺著的竹椅……

                      “啊吧!啊吧……”

                      啞巴和尚不知道什么時候背著一件小小的包袱蹲在房子門口看著呂不煩。

                      “啞巴叔叔……”

                      呂不煩看著躲起來好幾天的啞巴,想把這些事情告訴他。

                      “啊吧……啊啊……吧!”

                      啞巴點點頭,示意自己已經全都知道了。然后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山外東南方……

                      “你要離開了?去……西南……海外?”

                      啞巴笑了笑,摸著呂不煩的頭頂把一件東西塞到了呂不煩的懷里。

                      呂不煩拿出來一看,原來是一柄灰撲撲的降魔杵,上面密密麻麻的刻畫著一個個奇怪的字符。

                      “這是給我的?是……你教我的煉體法?”

                      啞巴點點頭,拍了拍呂不煩的頭,轉身大步離開了。

                      村口,杜元看了看啞巴,開口說道:“不再看看了?”

                      啞巴擺了擺手,背著小包袱向著西南大海的方向離開了,再未回頭。

                      土地廟里閉目養神的老骷髏哼了一聲:“那是個癡人……當初佛門不肯為世人出手,只是退走海外關山門避世。他氣得割掉了自己證得果位的舌頭,再也不持誦一句佛門真經……這是一位真修行的真佛子。”

                      杜元看著啞巴灑然遠去的背影 ,嘆息一聲:“這是真修士,比我們這些茍延殘喘的人……活得純粹!”

                      呂不煩將金剛杵收進芥子物里 ,又塞進去一些吃食和物件,還有明爺那張竹椅。

                      突然,像是心有感應……呂不煩快步走出竹樓來到院子里,就見遠處兩個一身藍色衣袍的蒙面女子攜著一個小小的人影拔地而起……

                      “蓮兒!”

                      半空中,那個小小的少女似乎轉過頭仔細的看了呂不煩一眼……然后三個人就這樣消失在了天空中。

                      呂不煩躍出院子奔向于婆子的小院,于婆子正呆呆的站在院子門口,望著天空……

                      “你來晚了一步,丫頭被碧落湖的人帶走了……小子,你修行不容易,忘了丫頭吧!要不然,你的心會很苦的……”

                      呂不煩搖了搖頭,一言不發的轉身離開。

                      杜元抱著胳膊坐在于婆子的屋頂上,冷冷一笑:“誰能想得到當年跟天塹一般隔絕中土和荒靈地的兩界山,如今成了篩子一樣了?一個用人不善……堂堂鎮守城城主就成了反骨仔……不對!他本來就是個欺師滅祖的反骨仔……”

                      一個一直深居簡出的中年男人也背著一只小小的包袱拎著一根竹杖走了出來。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相關文章

                  五月激激激综合网色播

                          <address id="77rnb"></address>

                              <noframes id="77rnb"><form id="77rnb"><nobr id="77rnb"></nobr></form>

                              <form id="77rnb"><span id="77rnb"><th id="77rnb"></th></span></form>
                                <address id="77rnb"></address>